晴時多雲

中國賽鴿賭風日益熾烈 彩金博奕搶標名鴿不手軟

這隻「荷蘭巨砲」種名鴿所戴腳環目前無人認出來源。(記者劉慶侯翻攝)

這隻「荷蘭巨砲」種名鴿所戴腳環目前無人認出來源。(記者劉慶侯翻攝)

2021/03/01 03:55

相關新聞請見:

百萬級名鴿成「肉票」?警方飭令「綁匪」悉心養護

首次上稿 00:25
更新時間 03:55

〔記者劉慶侯/台北報導〕中國賽鴿賭風熾烈,吸引許多台灣職業鴿友早在15年前就陸續前往中國駐紮,如今展翅競翼的產業規模預估已破百億人民幣以上。有台灣鴿友就指出,以2020年比利時的一場賽鴿拍賣會上,1名中國鴿友以190萬美元(折台幣約5398萬元)競標奪下1隻名為「新金」(New Kim)的雌賽鴿,刷新世界賽鴿拍賣最高紀錄,熱烈程度可見一斑。

據「已退役」的台灣鴿友表示,中國賽鴿初始於1961年,當時僅被國家體委列為陸上運動項目,然因國弱民窮,並未引人注意。但隨著中國經濟實勃起,和部分熱愛賽鴿的台商暗中推波助瀾下,信鴿協會終於在1984年組建,以俱樂部型態的比賽也開始在各地迅速發展,一度劃分出公益性、競技性兩種比賽體系,每一省或區域,動輒都是十數萬羽競翔。

中國賽鴿的「競技性」比賽,嚴格來講是從1990年代在各地發展起來的「公棚比賽」,即是業內俗稱「打公棚」、「公棚賽」。依當時的規定,獲獎鴿子要參加拍賣,鴿主和比賽舉辦方可從拍賣所得依7比3拆帳獲得利益。

直到「台灣式」的競技賽式被引入中國,一旦旗下賽鴿奪冠,鴿主可盡數獲得新台幣數億元的彩金,中國式賽鴿也轉型成「符合人性」的「彩金制」。成為很多中國養鴿人「一夜暴富」的夢想基地。

深究來講,中國鴿友現今採用的模式,就是「台灣化」;從選種、育鴿、飼養、訓練,比賽、拍賣,幾乎都深受已有半世紀賽鴿經驗的台灣鴿友影響。而台灣鴿友則因長期深受黑道介入、擄鴿勒索之苦,至少在15年前就陸續開始轉往中國市場,最高時期粗估有近萬鴿友。當然,看中的是彩金之鉅,為利之所驅。

此外,中國信鴿賽事一般會根據飛行距離和信鴿年齡作賽事劃分,分短、中、長距離,低於400公里的為短距離,超出700公里的為長距離。例如江蘇省信鴿比賽曾達到2000公里。而各俱樂部間的「小打小鬧」各種賽事,比賽的獎金動輒幾百萬或上千萬人民幣。獎金通常由承辦的各地賽鴿俱樂部自行決定,賽賽有彩金,一鴿可翻身。

當然,有賽事就有作弊,也是中國鴿友仿照「台灣模式」。龔姓、張姓男子,留意到比賽每年都是由河南商丘放飛到上海,他們2016找在河南的養鴿人訓練賽鴿,讓賽鴿放飛後直接飛到河南的特定鴿棚,他們隨後帶著賽鴿「搭高鐵」,兩次過關奪冠。結果因鴿子「太過神速」而被識破,最後落得「鴿被滅口、人落法網」。

目前中國信鴿產業市場逐漸發展,如今全中國鴿友已逾約40萬人,成長數目仍在以驚人的速度上昇。去年信鴿協會足環發售量超過2600萬枚,在北京市就超過200萬枚。北京的高端比賽就被形容「三年不開張,開張就吃三年」,一場比賽贏幾百萬上千萬人民幣「叫作正常」。

涉嫌擄鴿勒索的主嫌張源泉,目前得負責照養「肉票」的安全。(記者劉慶侯翻攝)

涉嫌擄鴿勒索的主嫌張源泉,目前得負責照養「肉票」的安全。(記者劉慶侯翻攝)

這隻「賽鴿年鑑」上曾出現過身價逾百萬的「荷蘭巨砲」種名鴿,目前被交給擄牠的張嫌養育保管。(記者劉慶侯翻攝)

這隻「賽鴿年鑑」上曾出現過身價逾百萬的「荷蘭巨砲」種名鴿,目前被交給擄牠的張嫌養育保管。(記者劉慶侯翻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