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女保險員被男客戶當坐檯小姐摸頭又摸背 怒告性騷擾

台東一位女保險員被男客戶摸髮摸背,怒告性騷擾,男被台東地院判刑3月。(記者黃明堂攝)

台東一位女保險員被男客戶摸髮摸背,怒告性騷擾,男被台東地院判刑3月。(記者黃明堂攝)

2020/06/16 10:36

[記者黃明堂/台東報導]台東一位女保險員與許姓男客戶簽保單時,頻頻被摸髮摸背,感覺就要往衣內伸進去了,怒告性騷擾;男辯是女簽單不成才反咬一口,但法官採信女方,依性騷擾罪判許男3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這位女保險員於警詢時指稱,去年5月到一位男客戶阿寶家中,拿車子的保險卡給他,發現他家中還有許男在場,許表示有興趣買保,於是坐到旁邊。她拿平板輸入他的資料時,許用右手摸她頭髮及脖子,並且會用手隔著衣服摸我的背3至5 次,當下雖然她沒有口頭制止,只想趕快離開他旁邊。

她說,後來有一位叫雄哥的男子進來,許男說雄哥很有錢,如果要簽約的時候深夜去,並且雄哥跟老婆生了很多小孩,還要她叫他乾爹,她勉強才叫了雄哥一聲乾爹。那時候許男還是一直用右手摸她頭髮及脖子及想伸進去,還說她是上一次坐檯的小姐「彤彤」。

女保險員後來藉要回公司,趕緊離開,事後對許提告性騷擾。許男辯稱女方是因簽保險單回公司後,保險單因故被撤銷,公司主管及同事要她提出騷擾告訴,否認犯行,許的朋友也作證已都有利於許,不過,法官根據line對話,判斷許男與朋友已勾串,證詞不足採信,認定性騷擾成立。

許男碰觸女方的髮、頸、背,雖非身體隱私或性敏感部位,但法官認為這些都非屬正常禮儀下所得任意撫摸部位,且被告確有輕蔑、輕浮、調戲之意,讓女感受非常不舒服,被告有性騷擾之意圖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