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撿屍」變「真屍」!少女毒趴昏迷被輪流性侵 6惡男起訴

小芳想經濟獨立而當傳播妹,卻沒想到昏迷被輪流性侵,之後棄置飯店枉死。(資料照)

小芳想經濟獨立而當傳播妹,卻沒想到昏迷被輪流性侵,之後棄置飯店枉死。(資料照)

2020/03/10 20:05

首次上稿 12:39
更新時間 20:05

〔記者張瑞楨/台中報導〕想賺錢的17歲「傳播妹」小芳,去年7月心情差,3天沒入眠,被中市男子何豐億等5人,帶去參加「毒趴」,施用毒品過量昏迷後,這群人卻沒有把小芳送醫,而是「撿屍」輪流性侵害或猥褻,更惡劣的是,被一名女孩子發現,指責「人渣」後,他們抬著昏迷的小芳「轉戰」飯店,在飯店內繼續性侵害,還「掌鏡」拍攝小芳裸照上傳網路,之後丟下昏迷的小芳離去,遲至傍晚飯店清理房間,赫然發現小芳已冰冷氣絕多時,台中地檢署將涉案6人(1人拍攝裸照,未參與毒趴),分別乘機性侵害、轉讓禁藥、偽藥致死罪等罪名起訴。

起訴書指出,住在南部的17歲少女小芳(化名),想要經濟獨立,下海當陪客人喝酒唱歌的「傳播妹」,去年7月12日,她心情差傳簡訊給男子何豐億(22歲),「我很難過」,何男遂與朋友莊鈞任(28 歲)、吳宇浩(21歲)、賴奕宇(23歲),於7月14日清晨,把三天沒睡覺的小芳,帶到朋友鄧姓男子(23歲)位於中市豐原區的住處舉辦「毒品趴」,賴奕宇與鄧男,還跑去買毒咖啡包助興。

小芳於當天清晨1時許,喝了3包的毒咖發包後昏迷,先被何男性侵害得逞後,吳男、莊男又接續猥褻與性侵害,賴奕宇男則跑去買保險套返回後,把保險套交給何男、莊男繼續性侵害。

到了清晨5時許,鄧男的施姓女朋友到鄧男住處,發現小芳裸身倒臥地上,她氣得痛罵這些男人是「人渣」,何男趕緊叫來計程車,由莊男抱著小芳進入車內,轉移到豐原區一家飯店內,到了清晨6時至10時許,何男、莊男與隨後抵達的吳男,又再度性侵害昏迷的小芳,何男與吳男還用手機拍下性侵害過程與小芳私處,莊男與吳男則接續性侵害。

之後抵達的男子賴麒元(20歲,未參與毒趴),雖沒有性侵害,卻拍攝小芳裸照並上傳到微信的群組,當天中午11時許,賴麒元、何男等人陸續離開,留下昏迷的小芳獨自一人,傍晚5時許,飯店清掃人員進入,發現小芳已死亡而報警。

台中地檢署法醫相驗,發現小芳死因是服用第一級毒品海洛因、俗稱「喵喵」的三級毒品甲基甲基卡西酮(Mephedrone)),並混和第三級毒品愷他命、俗稱一粒眠的 硝甲西泮,引發急性中毒死亡,另外,小芳的身上與內褲,則有吳男與何男基因。

檢警偵訊時,這群惡人坦承開「毒趴」與性侵害小芳,台中地檢署認為,何男、莊男、吳男、鄧男與賴奕宇5人開「毒趴」,還提供毒品給小芳,依要是法的轉讓禁藥、偽藥致死罪起訴,另外,何男與莊男、吳男猥褻與性侵害,分別依刑法乘機性交罪、乘機猥褻罪起訴,何男、吳男與賴麒元拍攝小芳裸照,依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拍攝少女猥褻照片罪起訴,因小芳未滿18歲,檢方向法院聲明加重其刑。

☆少一份毒品就多一份健康,自由時報提醒您遠離毒品☆

小芳的母親認屍時不發一語。(記者張瑞楨攝)

小芳的母親認屍時不發一語。(記者張瑞楨攝)

小芳想經濟獨立而當傳播妹,卻沒想到昏迷被輪流性侵,之後棄置飯店枉死。(資料照)

小芳想經濟獨立而當傳播妹,卻沒想到昏迷被輪流性侵,之後棄置飯店枉死。(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