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城工讀生控遭硬吸 男經理辯「他有壓我頭」 法院判無罪
列印


性侵示意圖。

性侵示意圖。

2019-08-19 19:13

首次上稿12:58
更新時間19:13

〔記者張文川/台北報導〕台北市某影城工讀生阿瑋(化名),控告遭周姓男經理在影城VIP室包廂廁所內強行口交性侵、撫摸下體猥褻,台北地院審理時,周男承認過程,但強調是雙方合意,「他還有壓我頭、射在我嘴裡」;阿瑋證述他在周男跨坐在他身上時起了生理反應,自己走進廁所脫褲讓周男對他口交,「只想趕快射精結束這一切,不希望再有下一次」,法官認為難以憑阿瑋的事後感受不佳,就推論違反阿瑋當下意願,因此判周男無罪。可上訴。

檢方起訴指控,去年3月13日下午4時30分,阿瑋獨自在影城一間空的VIP包廂看書,周姓經理進入包廂聊天,在廁所內撫摸阿瑋身體,又在包廂沙發上,將手伸進阿瑋內褲裡摸下體,再帶他進廁所口交得逞。

法院審理時,周男承認這些行為,但強調雙方是合意性交,聊天時試探摸手、大腿,對方都沒反對,且阿瑋是自己主動提議去廁所,脫褲露出勃起的下體,他才出口幫他服務,正在動作時「他還壓著我的頭」輔助,事後阿瑋也未馬上離開,一直待到晚上。

阿瑋證稱,周經理當時在他耳邊說「你都硬了,都這麼濕了,你想要嗎?」一手玩他乳頭、另一手幫他打手槍,他起了生理反應,有明確說「不要」,但周男仍續侵犯,「我當時想已經無所謂了,只想趕快結束這一切、趕快射精,不要有下一次了」,才抓著周男的頭加速進行。

阿瑋事後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情緒低落、哭泣等負面情緒反應,但法院認為,這應屬事後對於此次性行為的負面感受,不能以此推論當時阿瑋有壓抑個人意思、周男有違反意願。

檢方起訴認為構成權勢性交,但法官調查,周男只是值班幹部,工讀生不歸他管,對於阿瑋的排班、薪水等都無從置喙,主從關係薄弱,因此也認定不構成權勢性交。

全案起訴後,阿瑋向北檢申請被害補償金140萬,檢方已核准發放29萬餘元刑事被害人補償金給他。

未來若周男有罪定讞,北檢將代位訴請周男償還;若周確定無罪,檢方也會依法向阿瑋追回已發出的補償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