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波波醫學生私自用藥墮胎不成 女挺肚返台控男友

留波女醫學生控男友同學,讓她吃催產錠墮胎未遂,士林地檢署偵結,將曾姓男友和寄藥的吳姓友人予以不起訴處分。(記者陳恩惠攝)

留波女醫學生控男友同學,讓她吃催產錠墮胎未遂,士林地檢署偵結,將曾姓男友和寄藥的吳姓友人予以不起訴處分。(記者陳恩惠攝)

2019/03/28 16:03

[記者陳恩惠/台北報導]一對在波蘭就讀醫學院的曾、陳姓戀人,2018年4月間陳女發現懷孕,具有藥師身分的曾男得知,聯絡在藥局執業的吳姓同業協助,寄送「Cytotec」催產錠劑給他,分8次給陳女服用,詎料,陳女未成功流產而墮胎未遂,返台怒控曾姓男友與吳姓藥師友人涉嫌違反醫師法及墮胎罪,士林地檢署偵結,認為陳女吃藥前已知是為了墮胎,且事發地在波蘭,我國無審判權,因此將曾、吳姓2男子予以不起訴處分。

不起訴指出,去年4月10日年約30歲的陳姓女子得知,已懷有同為波蘭醫學院留學生的曾姓男友的骨肉,將這項消息告知後,曾男聯繫國內的吳姓藥師友人寄藥到波蘭給他,吳男在同年4月17日前往北市的內湖文德郵局,將「Cytotec」催產錠寄到波蘭給曾男。

曾男收到藥品後,進而誘使陳女分8次服用「Cytotec」共32顆,但陳女未成功流產,曾男同年月間,指示吳男再寄100餘顆的「Cytotec」給他;吳男同年5月2日,又去郵局寄藥,但因收件地址查無此人而未投遞成功,郵件包裹被退回國內。

女留學生認為曾、吳2男以寄送「Cytotec」催產錠的方式,非法執行醫療業務以使她墮胎,但她未流產而墮胎未遂,於是提告曾、吳2男均涉犯醫師法28條前段的未取得合法醫師資格,擅自執行醫療業務、刑法291條第3項、第1項的未得孕婦承諾使之墮胎未遂等罪嫌。

調查庭時,曾男人在波蘭,提出書狀答辯說,得知有孕,他們仔細討論,認為要生下孩子經濟方面有壓力,也會影響課業學習,由於時間緊迫,陳女聯絡在台表姊寄墮胎藥,也和友人約診返台做人工流產手術,同時要求他想辦法解決。

曾男不得已只好向吳男請求藥物補給,吳寄來「Cytotec」後,他拿去陳女宿舍放桌上說:「藥在這裡,要用不用妳自己想清楚,我不想到時被告教唆墮胎」

,當時陳女還回「好不容易拿到藥當然要趕快試試」,甚至堅決要用藥,他告訴她要先將藥物說明書閱讀1遍,但服用的結果完全沒效,他沒有強制、教唆或脅迫她用藥,更沒有利用陳女身心俱疲使用不當手段逼迫墮胎。

吳姓藥師堅決否認犯行辯稱,他有寄2次常備用藥給曾男,第1次寄胃藥、咳嗽藥、保險套,第2次寄胃藥、消脹氣的藥,但第2次被退件,「Cytotec」是胃藥、可以治療胃潰瘍,也是曾男直接點名,他幫曾男在任職藥局購買,曾沒說是要給陳女流產用。

檢察官調查,「Cytotec」是胃潰瘍及十二指腸潰瘍用藥,因會引起子宮收縮,因此懷孕婦女禁止使用,但陳女開庭時自承,曾男說服用藥時,她喝了些酒,服藥時腦中空白,但在吃藥前已知是為了墮胎,由於陳女未流產,曾、吳男2人未觸法。

至於陳女指訴曾、吳2人涉犯醫師法,除了提供「Cytotec」給她用,未對非特定多數人從事醫療行為,與醫師法所指「醫療業務」不符,另陳女還指控曾男在波蘭對同學診斷、問診、開藥,但行為地在波蘭非我國領域內,我國應無審判權,認為曾、吳2人犯罪嫌疑不足予以不起訴處分。

☆飲酒過量 有害健康 禁止酒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