劣!攝影師亂吮女大生E奶 還告發她非法打工
列印


許姓攝影師性侵中國女大生,被逮還向檢察官告發她非法打工。(情境照)

許姓攝影師性侵中國女大生,被逮還向檢察官告發她非法打工。(情境照)

2018-12-01 12:25

〔記者吳政峰/台北報導〕許姓攝影師前年透過交友軟體結識來台讀大學的中國女小茹(化名),利誘她到賓館拍照,大膽舔胸指侵,被依妨害性自主等罪移送,沒想到接受偵訊時,他竟向檢察官告發小茹非法打工,毫無悔意,最高法院日前維持判刑4年見解,全案確定。

許男自稱攝影師,透過交友軟體發送「美女妳好,請問能找妳外拍嗎?會支付妳薪酬的」等訊,缺錢又想買LV包包的小茹看了心動,便回覆「58kg,165,上圍95」、「E」、「臉大也OK嗎」,許見有人上鉤,趕緊自誇「相信我的技術」、「絕對讓你滿意」,雙方談妥以時裝照3000元價碼,相約桃園火車站附近見面。

小茹先表明自己為中國籍,希望許保密,獲得首肯才和他到賓館開拍,一進房,許男拿了3件超透明的低胸超短洋裝給她穿,拍了幾張即假藉按摩之名,行上下其手之實,剝掉她的隱形內衣強行吮胸、脫下無痕內褲指侵,還說「我可以追妳嗎?」

嚇到身體都弓起來的小茹嚴詞拒絕,許男見這招無效,便改口要她拍攝比基尼照,可獲得6000元,小茹以為脫離險境,酬資又加倍,點頭答應,但許男沒拿出比基尼,反要求她穿著內衣和內褲拍照。

小茹首次接外拍,以為這是常態,只好照指令擺姿勢,未料,許男竟把她的隱形內衣撕掉,「喀擦」拍了數張露點照,小茹趕緊轉身遮掩,著裝後堅持走人。

許男認為拍照應是一天,但小茹只待了半天,又非全比基尼照,因而只願意給半價1500元,小茹吃了悶虧,又不敢聲張,本想摸鼻子走人,但許男突要求她再回賓館,否則要揭發非法打工一事,氣得她直接把錢扔在地上,搭計程車返校。

「下面也有露點、妳想看嗎」、「我們有良好關係,當然自然會保密」,許男傳了數通簡訊威脅,小茹拒再吞忍,衝到警局報案,並保留乳頭上的唾液,赴醫院驗傷。

許男強調兩人是性交易,辯稱若是性侵,為何小茹不向賓館人員求助;他還向檢察官告發小茹在台身分是學生,卻非法打工,要求查明處置,但他沒想到,這個動作反成性侵證據。

法官認為,許男的告發,證實小茹真的憂心打工被發現,所以不斷隱忍,直到友人鼓勵,才敢出面報案;法官又發現,許男有類似前科,仍一直犯案,原審判刑4年無誤;至於強制、偷拍、恐嚇等罪,應執行刑1年,得易科罰金36萬元。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