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見!小燈泡母開炮後 高院特開庭聆聽心聲
列印


2018-05-04 13:07

〔記者吳政峰/台北報導〕小燈泡遭王景玉殺害案,現於高院審理,其母王婉諭上月不滿看媒體才知道審理進度,砲轟法院「沒有尊重被害人的心,講再多都是屁」,審判長謝靜慧為了聆聽小燈泡父母心聲,4日罕見開庭對話,且未提審王景玉,整整一小時都是審、檢、辯、被害人家屬的交流,宛如一場座談會,氣氛融洽。

謝靜慧開庭即說,本次審理很不同,為了避免王婉諭直接面對加害人,增添心理壓力,因此未提審王景玉,盼小燈泡雙親能闡述對本案的看法,另法院也想聆聽兩人的想法、期待、及不滿意?

謝靜慧表示,小燈泡命案發生時,每個人都是被害人,尤其王婉諭的心理最受傷害,但她忍傷痛注重「預防再犯」區塊,凸顯法院過去只注重犯罪事實及法律認定,對安全防護較無著墨的情形。謝認為,現行「刑事訴訟法」對被害人保護不足,雖然司法院已著手修法,不過在這之前,法院還是應有功能處理。

王婉諭的告訴代理人李宣毅先感謝謝靜慧,隨後針對王婉諭砲轟高院,高院卻反駁「被害人家屬都不來」的說法,要求謝能予以澄清。告代解釋,王婉諭不到庭並非不在意案情,而是每次開庭都要面對加害人,對回歸家庭生活有很大的困境。

謝靜慧回應,先前2次請王婉諭蒞庭,但王一次在國外、一次不願面對加害人,而後兩次王景玉延押庭,考量不會解除羈押,所以未特地勞煩王婉諭來,溝通誤解與時間落差引起誤會,感到很抱歉,日後延押庭都會通知王婉諭與告訴代理人。

聽到謝靜慧釋出的善意,王婉諭哽咽地道謝,表示當時從媒體得知延押庭結果及審理時程,心理一陣錯愕,站在被害人家屬角度,還是希望得知庭期,並非消極拒絕或不願意對話;小燈泡父親劉大經也表達感謝之意。

蒞庭檢察官承認現行法令對被害人保護不足,但單憑檢察官一己之力,仍有未逮之處,呼籲司法院能修法彌補闕漏;另他謹慎地指出,若法官評估王景玉沒有賦歸社會的可能,應不排除判處極刑的可能性。

王景玉的辯護律師則說,感謝合議庭願意傾聽,但一位加害者的典型形象是否應符合社會的想像,值得深思,希望能與告訴代理人共同努力,提出可行方案。

雖然本庭重點在於傾聽小燈泡父母意見,但兩人發言甚短、言簡意賅,餘多由告訴代理人與謝靜慧交流,庭間也不時出現感謝之語,謝則兩度致歉,氣氛祥和。經過一個小時的溝通,謝靜慧曉諭下次庭期為5月29日。

王婉諭的告代表示,一審曾想與王景玉對話,進行修復式司法,但居中協調的促進人認為不適宜,因而中止,到了二審是否要重啟對話,目前尚未思考;告代強調,等到辯論終結後,王婉諭還是會對量刑提出意見。

庭後,告代解釋王婉諭與高院的誤會緣由始於,去年底法院在未通知王婉諭的情況下,逕把王景玉送二次鑑定,加上近兩次的延押庭也沒通知,王婉諭才會如此錯愕,不過今日感受審判長的善意後,雙方誤會已冰釋,非常感謝。

  • 台灣高等法院4日開庭審理「小燈泡」命案,「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在律師陪同下出庭。(記者羅沛德攝)

    台灣高等法院4日開庭審理「小燈泡」命案,「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在律師陪同下出庭。(記者羅沛德攝)

  • 台灣高等法院今天開庭審理「小燈泡」命案,「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在律師陪同下出庭。(記者羅沛德攝)

    台灣高等法院今天開庭審理「小燈泡」命案,「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在律師陪同下出庭。(記者羅沛德攝)

  • 王婉諭的告訴代理人丁穩勝解釋誤會緣起。(記者吳政峰攝)

    王婉諭的告訴代理人丁穩勝解釋誤會緣起。(記者吳政峰攝)

  • 王婉諭(右)與劉大經(左)非常感謝法官釋出善意。(記者吳政峰攝)

    王婉諭(右)與劉大經(左)非常感謝法官釋出善意。(記者吳政峰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