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院檢霹靂火!檢嗆法官「頭腦不清楚」不起訴

院檢霹靂火!檢察官不起訴。(本報合成圖,記者顏宏駿攝)

院檢霹靂火!檢察官不起訴。(本報合成圖,記者顏宏駿攝)

2018/03/29 13:44

〔記者顏宏駿/彰化報導〕發生在今年2月初,彰化地方法院法官陳彥志與檢察官莊珂惠,為了嫌犯羈押,兩人在法庭大動肝火,莊檢怒嗆「你是不是頭腦不清楚」,法官陳彥志要求道歉未果,竟下令要求逮捕檢察官,引發院檢大戰,陳彥志隨後函送告發莊珂惠公然侮辱罪,彰化地檢署派主任檢察官葉建成偵查後,今認為莊檢發言嗆聲時間是在羈押庭程序之後,非屬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期間,不構成公然侮辱公務員要件,予以不起訴處分。

對此結果,莊珂惠不願表示意見,僅透過同僚表示對處分沒有意見,虛心接受外界批評,會持續在婦幼保護案件上努力。至於陳彥志至中午為止尚未回應。

不起訴處分書指出,莊珂惠雖坦承向陳彥志說「是否中午了,所以法官頭腦不清楚」,但否認有侮辱公務員及公然侮辱犯行,稱當時是筆錄印出後,被告及辯護人及她簽完名,陳彥志離開前主動找她攀談,陳彥志當時說:「檢察官我不是不挺妳,只是覺得有人權上顧慮」。 莊珂惠在此時才回應法官,認為當時是羈押庭程序後,跟陳彥志討論問題,主要是跟陳彥志解釋該案被告所面臨刑期並無侵害人權之虞,她認為陳彥志沒有正面回應問題,因此才會說「法官頭腦不清楚」等語,並非辱罵話語,而是用質疑的語氣。

為驗證莊珂惠所說是否屬實,偵辦此案的主任檢察官葉建成調閱羈押庭開庭光碟,但錄音檔未錄到關鍵的「法官頭腦不清楚」。

法院書記官則證稱,被告和辯護人在筆錄簽名後,正準備後續交保行政程序,莊珂惠有說:「很多檢察官之後都會轉為法官,又說是不是快中午了,法官的腦筋是不是不清楚」。負責錄音的法警則證稱,當時整個庭訊都結束,因此中斷錄音,當時莊珂惠對諭知內容不滿意,有些碎碎念「法官應該從地檢歷練,才能夠聽到被害人立場,不會只聽被告的」。

法警證稱,陳彥志後來聽到莊珂惠說「是不是中午了,法官腦筋不清楚」,非常生氣,要求針對該句話道歉,莊珂惠則開始解釋前因後果,他一直安撫莊珂惠,但陳彥志確實有下了不道歉就逮捕的命令,但莊珂惠依舊在解釋原因,沒有道歉,雙方堅持時,他才持續錄音,當時他認為陳彥志講的是附條件逮捕的陳述。

不起訴處分書指,案發時羈押庭程序已結束,非屬公務員「依法執行職務」期間,因此並不構成「依法執行職務」、「當場侮辱」要件,且與法庭尊嚴或國家權力意志貫徹並無任何損傷可言,因此難以論罪。

不起訴處分書還,莊珂惠陳述中縱有不妥字眼,仍應以陳述全句或行為人當時所處客觀情況,綜合判斷有無主觀上侮辱之意,而當時莊珂惠是在向陳彥志解釋未獲回應,因此「上開不雅言詞,應為其一時脫口之情緒性言語,固欠妥適,造成告訴人有受辱之感,但並無其他辱罵言語,因此這是莊珂惠是其對不滿情事所為主觀感受表達,非刻意針對陳彥志的辱罵。

檢察官莊珂惠。(記者顏宏駿翻攝)

檢察官莊珂惠。(記者顏宏駿翻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