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一天不落淚」 小燈泡忌日到 母沉痛呼籲...
列印


「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在臉書發文說道,這些日子,思念成河、度日如年,沒有一天不想念、落淚。(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在臉書發文說道,這些日子,思念成河、度日如年,沒有一天不想念、落淚。(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2017-03-28 06:16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一年前的「小燈泡」事件,女童當街在台北街頭遭王姓男子殺害,引起社會震驚,全案目前仍在法院審理中。「小燈泡」的媽媽王婉諭昨天深夜在臉書發文說道,恍惚之間,一年已過,近來才意識到小燈泡的忌日快到了,3月28日,痛徹心扉的日子,這些日子,思念成河、度日如年,沒有一天不想念、落淚,但她希望,小燈泡的離開,永遠提醒我們,好好珍愛身邊的每一個人,珍惜生命的每一分鐘,而「最根本的教育,更應該邁進」。

王婉諭提到,還記得事發那天,自己在警局面前,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面對媒體脫口而出說:希望從家庭、教育做起,讓這樣的憾事減少。慈濟大學教授陳若璋在行兇者的鑑定報告中,指出了家庭與教育確實出現問題。300多個日子過去了,她依然認為,家庭與教育是重要的。

她提到,那段時間即便心力憔悴,她仍打起精神,不願放棄每一次與公部門對話的機會,希望能多做些什麼,希望能改變些什麼。社福衛福盡力協助,司法法務進行改革,但最根本的教育,更應該邁進。

她話鋒一轉說道,記得那段時間,經過懇求,媒體不再對他們窮追猛問、東揭西挖,那樣的尊重對待,讓她覺得感動,而她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被尊重。不論是輕易評斷穿著吊嘎的孩子是受虐兒,或是在偵查階段、相關證據未調查完畢前,就評斷兇嫌女友是共犯,每一則不當報導,絕對都是一次重重的傷害。邁向良善的社會,媒體絕對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公正客觀善盡報導的同時,也別忘了身為媒體的社會責任。

王婉諭說,小燈泡離開後的日子,是艱難辛苦的,「沒有一天不想念,沒有一天不落淚」,幸運的是,她還有三個孩子,提醒著她地球還是在轉,還是得努力過好每一天的生活。300多個日子已逝,多麼希望這只是個惡作劇,其實小燈泡沒有離開...。最後她說,明天依舊會是艱難而辛苦的一天,而她也會依舊努力的過好生活,「也請讓我把悲痛,依舊放在沈沈的心中」...。

王婉諭臉書全文:

恍惚之間,一年已過

小燈泡離開後的日子,是艱難辛苦的

沒有一天不想念,沒有一天不落淚

幸運的是,我還有三個孩子,提醒著我地球還是在轉,而我們還是得努力的過好每一天的生活

思念成河,度日如年,起初,我沒注意

直到朋友們的擔心,記者們的約訪,一一出現,我才逐漸意識到小燈泡的忌日快到了,3/28,痛徹心扉的日子

我還記得,那天,我在警局面前,不知道哪來的想法,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面對媒體脫口而出的一堆話:希望從家庭、教育做起,讓這樣的憾事減少。

陳教授在小燈泡行兇者的鑑定報告中,指出了家庭與教育確實出現問題。

三百多個日子過去了,我依然認為家庭與教育是重要的。

還記得那段時間,街上總是看見把孩子手緊緊握住的父母,騎著腳踏車,父母也仍緊緊的握住龍頭,覺得揪心,保護與寵溺、放手與獨立,從來都不是個簡單的平衡。或許當父母的我們,只能記得每個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傾聽孩子的聲音,同理孩子的需求,尊重孩子的想法,讓他們發出獨特耀眼的光芒

還記得那段時間,即便心力憔悴,我仍打起精神,不願放棄每一次與公部門對話的機會,希望能多做些什麼,希望能改變些什麼。社福衛福盡力協助,司法法務進行改革,但最根本的教育,更應該邁進。

還記得那段時間,在我們誠懇的請求之後,媒體不再對我們窮追猛問,東揭西挖,那樣的尊重對待,讓我覺得感動,不再恐懼擔心,我想每一個人都應該被尊重。不論是輕易評斷穿著吊嘎啊的孩子是受虐兒,或是或是在偵查階段、相關証據未調查完畢前就評斷兇嫌女友是共犯,每一則不當報導,絕對都是一次重重的傷害。邁向良善的社會,媒體絕對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公正客觀善盡報導的同時,也別忘了身為媒體的社會責任。

三百多個日子已逝,我多麼希望這只是個惡作劇,其實小燈泡沒有離開.....

我還記得,小燈泡每一天開心燦爛的笑顏,每一次述說著這個世界有多麽美麗的話語

我還記得,我希望小燈泡的離開,永遠提醒我們,好好珍愛身邊的每一個人,好好珍惜生命的每一分鐘

謝謝你們,在這些日子給我的支持

謝謝你們,在這些日子對我的尊重

明天,依舊會是艱難而辛苦的一天,而我也會依舊努力的過好生活

也請讓我把悲痛,依舊放在沈沈的心中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