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小時候也被欺負過 憂鬱男讓員警大嘆「萬惡霸凌」

正濱所警員黃冠傑看著宋男的落寞,想到小時候也被霸凌。(記者吳政峰翻攝) 

正濱所警員黃冠傑看著宋男的落寞,想到小時候也被霸凌。(記者吳政峰翻攝) 

2016/09/01 20:25

〔記者吳政峰/基隆報導〕霸凌一時,傷害一世!

24歲宋男小時候遭到同學霸凌,不敢社交,長大後幾無朋友,除罹患憂鬱症,還四處花錢尋求安全感,上月底口袋空空,情緒低落,走到海港旁散心,看到基隆市第二警分局正濱派出所大門敞開,突然哭了,走進去說「我心情不好!」警員黃冠傑聆聽他的傾訴,並連絡其父來處理,看著父子倆走出派出所的背影,黃冠傑腦海浮現自己以前被欺負的情景,大嘆「萬惡霸凌」。

宋男家住基隆安樂區,個性內向,小時候常被同學欺負,缺乏安全感,長期累積形變成憂鬱症,領有身心障礙手冊,目前在便利商店打工,每個月可賺得1萬9千元,加上父親與姑姑每個月給5千元,經濟不虞匱乏。

宋男無朋友,只好一人吃飯、逛街、買文具、甚至「畫眉」,花錢買安全感,父親不希望他當「月光族」,多念了幾句,卻被誤認不愛他,不被諒解。

上月31日晚間7時許,宋男用罄薪餉,又等不到父親,心理空虛,獨自一人到正濱漁港旁,看到燈火通明的正濱所,突然間哭了,主動走進去對黃冠傑表達心情鬱悶之意,盼能陪他「聊聊天」。

黃員聽完宋男淚訴心路,便以自身經歷為例,指自己也曾受到霸凌,但透過強化心理素質、尋求家人師長協助、學習與同儕相處等方式,度過那段低潮期,依此鼓勵宋男重新站起來。

宋男吃完黃員提供的泡麵,倒頭就睡,宋父趕到警所看到愛子眼角還噙著淚水,萬分不捨,答應以後要花更多時間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