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從「自救」到「自覺」 ——「台灣自救宣言」四十四週年感言——

2008/09/21 06:00

一九六四年,國民黨政府慘敗於中共,逃亡到台灣已達十五年,全世界幾乎都已承認了北京政府,但台北政府仍以「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自居,號稱「自由中國」,實則其既非「中國」亦無「自由」,呼喊「反攻大陸」,宣布戒嚴,頒布「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令」,實行一黨專制恐怖政治,「異議」者被捕、被關、被刑、被殺。「反攻大陸」不但人民不相信,執政高官也心知肚明,那不過是騙人空頭口號,國際也清楚看透這個「國策」只是欲延續戒嚴獨裁的欺瞞藉口而已。恐懼籠罩台灣,前途看不到一絲曙光或希望,僅知台灣一直在向死巷走,大家恐慌龜縮,噤不作聲。謝聰敏、魏廷朝和我忍不住了,要公開指出台灣如此下去只有死路一條,為了起死回生,必須徹底改變國策,即:(一)與中國的糾葛,一刀兩斷,自求活路。(二)取消戒嚴,制定台灣憲法,專心民主化,總統、民意代表和行政首長全部直接民選。(三)台灣正式成為國際社會平等份子,要求各國承認,並加入聯合國…等。我們因此被軍法以「叛亂罪」判刑,有的入獄不只一次,有的脫出台灣流亡海外。可是,造化弄人,經過許多前輩同胞獻出生命、自由、血汗而奮鬥努力,四十四年前我們所以被追殺的那些主張,逐漸成為台灣人政治思考的主流,尤其二○○○年土生土長的反對黨爭得總統位子,雖然政壇不斷波濤洶湧,台灣主體認同意識加速強化,加入國際社會的聲勢亦更熱烈,大家以為台灣民主化主體化已成為台灣社會基本價值,台灣政治篤定將在這大道上發展下去。

大錯了!

數十年來觀察過不少民主國家選舉,從元首以至地區代表,在競選當中,候選人都提出政見,但當選後能將政見全都兌現者無,為要實現其承諾而不努力者無,膽敢公開違背或放棄其諾言者更無。二○○八年三月二十二日台灣總統大選卻是史上絕無僅有的獨例。無人料到,選舉結果揭曉那一剎那,當選人即時翻臉,把其競選期間指天畫地、信誓旦旦所作的重大承諾,徹底拋棄,且做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改往反方向猛進。勝利者或許可以竊笑,「聲東擊西、指北馳南」的詭計成功,騙取絕大多數選票了。遇到如此民主政治史無前例的大騙局,上了大當的選民,有的目瞪口呆,有的破口大罵,大家不成犬儒(cynical)難矣。

冷靜思之,台灣主體認同價值確實面臨著民主化以來最嚴峻的挑戰和考驗。幾代同胞所付出的生命血汗,白費了?台灣主體認同及民主自由人權的基本價值,烏有了?自由獨立的台灣,消失了?我們被拖回到民主化以前的原點?中國國民黨黨國體制變相復辟了?我們恐怕要做最壞的打算,冷靜準備一切從頭做起,為了台灣的主體認同、民主、自由、人權而全面抗爭,凡是可能且有效的行動和手段都不排除,包括組黨、集會、出版、上街、遊行、罷工等等。在美國時常看到火燒山或大洪水,有的豪宅毀於一旦,屋主老夫婦接受電視訪問,並不哭泣哀嚎,冷靜低聲而有力堅定地回答:「我們會重建!」這種剛毅豪邁正是台灣人現在所需要的。依過去數十年的遭遇和體驗,願提出幾點,共同思考:

(一)對於中國不能存有任何幻想(如其「民主化」)。在可見的未來,它將繼續為台灣最大的外來威脅。一九七○年代,海外的民主獨立運動迅速擴大成長,大家天真的以為只要終結國共內戰,建立真正代表民意的台灣政府,即與中共無怨無仇,應能彼此平等和平相處。故在國民黨叫喊「漢賊不兩立」,多數國家反對中共加入聯合國時,我們率先公開主張國際應承認中共,讓其加入聯合國。至今,國民黨憲法仍謂中國大陸為其領域時,我們主張台灣主權限於台澎,中共當然為唯一中國政府。可以說台灣民主獨立論者乃最尊重中共,對其最為友善的。換來的卻是動武的威嚇,要求我們無條件投降,其猙獰真面目暴露無遺。不論在任何方面,與中國愈遠離愈安全。

(二)台灣人切勿小看矮化自己。可惜祖先沒有好好積德,要離別中國但沒有走得遠一點,竟落籍與巨獸為鄰,害得子孫有時覺得自己渺小。其實必須放眼環視全球,單就人口來說,兩百個獨立國家四分之三不及台灣,再就經濟、交通、教育、生活、社會、文化水準來說,夠使台灣人民昂首闊步於全球,不管他們承認我們與否。自信自愛自重自尊必須堅持到底。

(三)統治台灣的中國人顯貴確有特殊基因,使其「寧予外夷,不予家奴」,與中國呼應,不擇手段,要阻止台灣人民享受主權。台灣人中偏偏也有特殊基因者,甘願獻身成為統治者(不論日本人或中國人)之工具,奴顏婢膝,極盡阿諛逢迎之能事。這種基因無法改變,是台灣民主發展中之癌,現代科學還無治癌妙藥,台灣人要克服這種基因,就像醫生抗癌一般,幾近天人交戰了。

台灣人加油!

(作者彭明敏為彭明敏文教基金會董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