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星期專論》為什麼要關注中國對台灣的威脅

    華盛頓很清楚,如果中國貿然攻擊這個島國,美國卻沒有做出強而有力的回應,美國在整個亞洲的威信就會岌岌可危。圖為共軍軍演。(取自網路)

    華盛頓很清楚,如果中國貿然攻擊這個島國,美國卻沒有做出強而有力的回應,美國在整個亞洲的威信就會岌岌可危。圖為共軍軍演。(取自網路)

    2021/08/08 05:30

    ◎楊甦棣(Stephen M. Young)

    我很擔心台灣。真的,與我共度超過三十八年的老婆大人,說我總是往壞處想,或許她一如往常說得沒錯。不過,請讓我與讀者分享我會如此焦慮的原因。

    習近平持續對台灣這個島國發表恫嚇言論,但這並不特別令人意外。他似乎控制不了自己。他為「解決」台灣議題設定了模糊的最後期限,並逐步提高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戰力,以提升其成功入侵台灣的機率。最近,美國的分析家們似乎忙著預測這個「人民」共和國可能會在何時、以何種方式入侵台灣。這也是可以理解的。這種議題有助於他們維持生計,並激發出對一個重要話題的論辯。

    香港自治 已被習近平破壞殆盡

    最近這段時間最令人不安的跡象,是香港維持自治的最後殘餘,已經被習近平有系統地破壞殆盡。將近四十年前,鄧小平向時任英國首相的柴契爾夫人(Maggie Thatcher)鄭重承諾,在一九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允許這個英國前殖民地享有至少五十年的「高度自治」。即使習近平在中國大陸牢牢掌握權力,但他似乎連這份一九八四年協議的最後殘餘也不想放過。當時,這份協議曾經被譽為標誌著後毛澤東時代的中國,準備在經歷文化大革命的動盪之後,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全球參與者。

    奇怪的是,雖然習近平已經自封為終身統治的皇帝—不好意思,是最高領導人—但他最近似乎心急如焚地在和時間賽跑。由於習近平比我年輕幾歲,他應該像我一樣,還有美好的來日方長。然而,在追求自己的政治目標時,他似乎缺乏那種從容不迫的人格特質。

    證據就擺在我們眼前。首先,在過去一年左右的時間裡,習近平和他的黨羽一直不斷破壞香港引以為傲的自治。令人沉痛的事實是,對於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來說,二○四七年不再是一個遙遠的抽象概念。我們不能忘記,這是鄧小平和柴契爾夫人在一九八四年達成協議時,設定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期限。近年來,香港的年輕一代發動一場波瀾壯闊的運動,抗議中國的侵犯,要求更大的自由。雖然我曾經很尊敬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但她心甘情願地臣服於北京步步進逼的要求,目的是要將這個一度充滿活力的經濟和貿易中心全面「中國化」(其實就是共產黨控制一切)。

    中國加劇威脅台灣 東京擔憂

    或許香港已經不像過去那樣,還是一個重要的貿易樞紐。沒錯,一個自由和朝氣蓬勃的香港,反而可能被北京的獨夫們視為中國東南部毗鄰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土的一個負面榜樣。畢竟,廣東人多年來一直將他們的電視天線對準香港,以獲得更準確的新聞和更好的休閒娛樂。可是,對於杯弓蛇影的北京領導階層來說,在全面控制國內輿論和行動的銅牆鐵壁上出現任何隙縫,似乎都是不能接受的風險。

    既然如此,在九十英里的開闊水域和強健的本土經濟屏障下,為什麼香港對民主台灣的二三五○萬人民如此重要?因為一開始,按照鄧小平的設想,香港是「一國兩制」下高度自治的樣板,用來吸引台灣有朝一日會願意與中國大陸「統一」。因此,當貪得無厭的習近平將注意力轉向台灣時,香港的自由遭到有計畫的剝奪,等於是向台北發出一個未來可能成真的可怕訊號。

    某些人認為,習近平咄咄逼人的行徑,目的只是鞏固他對黨和國家的控制。或許他覺得外部冒險可以轉移焦點,分散他的黨羽和人民大眾對經濟開始減速、新疆和西藏等地動盪不安的注意力,甚至是習近平同輩高幹對他稱帝野心的不滿。就連向來謹慎的東京,也對中國加劇威脅台灣表示擔憂,正確地認識到此事將會影響自己的國家利益。畢竟,北京並未放棄對尖閣諸島(Senkaku Islands,即釣魚台)提出可疑的領土主張,或許還包括日本島鏈的其他部分。

    拜登明確示警 要求中南海克制

    美國愈來愈願意透過軍售、外交接觸和其他措施,來履行其阻絕任何攻台意圖的承諾,習近平不能對此視而不見。華盛頓很清楚,如果中國貿然攻擊這個島國,美國卻沒有做出強而有力的回應,美國在整個亞洲的威信就會岌岌可危。拜登總統和他的首席戰略策士都在關注這個問題,並不斷向北京發出明確訊號,要求中南海加強克制。

    我希望我的擔憂只是過慮。我很認真地關注愈來愈多的兩岸情勢分析,這些分析強調,即使中國企圖入侵我熱愛的這個亞洲島國,也難以奪取強大的灘頭陣地,使其得以向內陸進軍。更難以想像的是,中國可以順利征服這個島國,贏得台灣人民的心,因為他們早已習慣享有一個蒸蒸日上的年輕民主政體所賦予的自由,即使沒有外部干預亦然。

    最後,我要重申我對中國目前的政策感到擔憂。現在應該是更清楚地表明,倘若中國無端對台灣發動攻擊,美國將不會保持中立的時候了。畢竟,很少有人料到缺乏耐心且暴虐無道的習近平,會如此迅速且無情地剝奪香港的自治。我是以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唯一一位曾經先後派駐台灣和香港擔任代表的美國外交官的身分,提出這項警告。我很樂意被證明自己判斷錯誤。但至少就目前而言,我還是憂心忡忡。

    (作者楊甦棣,二○○六至○九年擔任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二○一○至一三年擔任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

    ◎楊甦棣(Stephen M. Young)

    ◎楊甦棣(Stephen M. Young)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政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