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星期專論》透明度與中華人民共和國

「漢密爾頓2.0儀表板」是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US)營運的資料庫。它追蹤、量化和分析中國政府和國家資助的媒體散播的訊息。例如解讀習近平對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或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Shanghai Import Expo)之類機構的談話。圖為習近平出席2019年11月舉行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路透檔案照)

「漢密爾頓2.0儀表板」是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US)營運的資料庫。它追蹤、量化和分析中國政府和國家資助的媒體散播的訊息。例如解讀習近平對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或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Shanghai Import Expo)之類機構的談話。圖為習近平出席2019年11月舉行的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路透檔案照)

2020/08/30 05:30

◎羅曼(Walter Lohman)

全世界最有權力的執政黨的領導階層,排定今年八月舉行年度「休養」會議。真的嗎?一直到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國際媒體還不確定到底有沒有開會。

每年都是這樣。

北戴河會議是一件大事。黨的領導階層在這裡評估未來發展,為自己統治的國家出謀劃策。當中國處於內戰的烽火之中,或處於孤立而在國境之外煽動革命時,中國共產黨的高度保密或許還說得過去。然而,鑑於北京在當今世界的角色─它希望在國際舞台上塑造正面形象─從經濟到軍事到公共衛生各方面,我們都需要獲得更多的資訊。

美智庫推動「中國透明倡議」

在它主動提供資訊之前,那些並非中共黨員的人─甚至雖然是中共黨員,卻不是拍板定案的最高領導核心的人─必須設法從其他地方蒐集相關資訊。

幸運的是,這裡有許多資訊。今年稍早,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啟動一個名為「中國透明倡議」(CTI)的專案,試圖更好地實現這項目標。這個構想是從許多正在挖掘這些資料的非政府組織─美國的和國際的─那裡,匯集關於中國的開放資料。在此過程中,「中國透明倡議」將協助宣傳這些非政府組織的研究成果,創造分享方法論的機會,並發掘新的研究途徑。

解讀習近平談話 破譯中共話術

為此,在傳統基金會迄今參與的二十項倡議中,「漢密爾頓2.0儀表板」(Hamilton2.0 Dashboard)、「透明發展足跡」(Transparent Development Footprints)和「湄公河基礎建設專案」(Mekong Infrastructure Project)等三項計畫的代表,向我們介紹他們在傳統基金會一個公共專案中的工作。

「漢密爾頓2.0儀表板」是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MFUS)營運的資料庫。它追蹤中國(以及俄羅斯和伊朗)政府與國家資助的媒體,在「推特」(Twitter)、YouTube、英語網站和聯合國聲明中散播的訊息。量化和分析這些訊息的內容,可以為中國公共外交的目標提供線索。解讀習近平對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或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Shanghai Import Expo)之類的機構─儘管這些機構可能與現實脫節─發表的談話,也可以達到這種效果。不過,德國馬歇爾基金會隱身於資訊戰的壕溝中,破譯中共企圖渲染的話術,卻未必居功。

中方對外大撒幣 流向何方

例如,中共最有興趣炒作哪些話題?俄羅斯疑點重重地聲稱,已經研發出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病,武漢肺炎)的疫苗。 這不是猜測或傳聞。這類官方宣傳向來所在多有。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就是按照推文和轉發的頻率做出判斷。

「透明發展足跡」是美國威廉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and Mary)AidData實驗室的一項計畫。它特別關注中國政府的融資。這項計畫涵蓋了過去十五年來世界各地的四三○○個專案。AidData發現許多蹊蹺之處,其中之一就是儘管美國在全球各地提供了更多「政府開發援助」(ODA),中國卻藉由更廣泛的手段後來居上。也就是說,由於資訊不足,無法具體估算政府的非優惠融資和官方資金流向,中國投入的金額可能更多。非洲和俄羅斯是他們的主要目標。

AidData並不是北京汲汲營營於歸咎他人的「冷戰遺緒」,它只是讓資訊公開化,好讓世界各國政府在與中國政府合作的問題上做出最明智的決定。事實上,AidData也應中國大使館的要求,分享它的資料和研究方法─雖然它沒有義務這麼做,卻是傾囊相授、毫無保留。這並不是冷戰的心態。

湄公河流域 中國逐步宰制

至於華府智庫「史汀生中心」(The Stimson Center)的「湄公河基礎建設追蹤器」(Mekong Infrastructure Tracker),則是揭露了當今世界上最被忽視的地緣政治發展─中國正逐步宰制這條長達二七○○英里、流經東南亞大陸每一個國家的大河。史汀生中心正在追蹤湄公河流域一七五○個發電廠計畫,以及超過十一萬英里的運輸系統基礎設施開發近況。與其他研究計畫類似,史汀生中心的研究並非僅僅針對中國。它關注的是資料。但巧合的是,所有對這些資料的客觀解讀,都指向一個龐大且令人不安的中國因素。

傳統基金會這項倡議的直接目標,是闡明中共透過影響美國及其盟友的利益,在國內和海外的真正意圖。最好的結果就是由北京當局自己發布源源不絕的可靠資訊,讓整個探究真相的努力變得多此一舉。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中國留給整個世界憑藉自身力量去探索的,不僅僅是今年最重要的中國政治集會的時程而已。然而,對於許多研究機構的縝密分析來說,中國權力和影響力的參數也仍是尚待解答的謎題。

(作者羅曼為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研究中心主任;國際新聞中心陳泓達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