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當然要料「敵」從寬

中國武漢市紅十字醫院醫護人員廿五日全副
武裝戒備。 (法新社)

中國武漢市紅十字醫院醫護人員廿五日全副 武裝戒備。 (法新社)

2020-01-27 05:3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一月二十五日是農曆大年初一,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這天破天荒地召開了政治局常委會議,目的在正式成立由中共中央主導的「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以便針對湖北等疫情嚴重的地區,派出指導組來全面推動疫情防控的第一線工作。在以黨領政的這個共黨國家,此一行動在在提醒我們:對於武漢肺炎,一定要料「敵」從寬。

這個「敵」不只是新型冠狀病毒的本身,同時包括處理這個病毒擴散的政權,前者是科學問題,可以研判,後者是政治問題,變數才大。

大過年的,特別是年初一,中國傳統有諸多禁忌,習近平會選擇在這一天不惜邀集常委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開會,代表著中共最高決策領導階層的總動員,可以想像其所謂疫情處於「加快蔓延的嚴重形勢」,已經到了何其險峻的地步,否則不需要被迫在這樣的時辰、以這樣的規格來下達命令。

這是一個喊口號的政權,習近平按例喊了口號,什麼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聽到笑笑就好,比較令人替它擔心的是,會中指示要「對所有患者集中隔離救治」,這若指的是集中在少數大醫院控管,依據台灣醫界過去處理SARS的慘痛經驗,這並不是一個好主意。就拿這次武漢幾家醫院大量湧入病患與非病患的超負荷狀況,不僅讓這幾家醫院既有體系崩潰,已有醫師殉職,同時交互群聚形成「病毒窩」,反而成為疫情中心,不如分散收治、有效隔離,較容易掌握情勢。然中國似乎還在重複前一段時間裡的錯誤。

按照近期曾前往中國的人士描述,河南是勞力輸出的大省,許多省民到武漢打工,事實上早在去年十二月底,武漢已經沒緣由地「封路」,不准這些打工仔返回家鄉。今年一月二十日,習近平「終於」首度就疫情公開表態後,中國各省市的災情「才敢」頓時暴增出現,在台灣很難意會,由於深知中共官僚系統對「報憂」向來有「上限」的習性,中國主要大城幾乎是人心惶惶可以形容,各種見面、活動、集會已大規模地取消。

由於中國這個國家的「特殊性」,與對岸民間往來密切的台灣,確實要提高警覺,寧可過度,都不許鬆懈,否則將禍延經濟。以行政院下令暫時禁止外科口罩出口為例,其實為了避免引起無謂的恐慌,一個未說出口的原因是,這波武漢肺炎的流行,真正的高峰期可能尚未到來,經過盤點國內的產量,適逢春節休假停產,這是必要的處置,待疫情明朗後是需要調整,但不是現在。這不是有沒有人性或笨不笨的問題。

這也預示了中國的挑戰才剛開始,無法立即消滅。與SARS比較,武漢肺炎致死率約三%,不及前者的九%,但武漢肺炎麻煩的是,三分之一受感染的患者並不會出現發燒症狀,這使得偵測與防疫困難度升高,從流行病防治的角度,一個盡職的政府,當然要如臨大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