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集》一夫當關
列印


2019-04-13

記者鄒景雯/特稿

老派的宮廷政治,經常需要中介者進行專業解讀,才能讓大眾確知每個行動背後,意猶未盡的意涵。當今的白話政治,大家直來直往,身段愈來愈少,照理翻譯的需求也應該急速下降才對,但是仍不時出現畫龍卻忘了點睛的情況,有待巷子裡的,再來上一筆。

例如,韓國瑜到底會不會參選?這個台灣政壇持續熱搜的話題,現在演到了哪一章,相信連藍營支持者都已經看到霧煞煞。四月五日,韓市長一家、包括太太女兒,一起應邀到台北來參加某家媒體的晚宴,當天即受到「拱韓」的熱烈款待;一場酒酣耳熱的聚敘結束後,不出幾天,「究竟誰在卡韓?」突然成為相關輿論探討的焦點。藉由這個議題,吳敦義、朱立倫、王金平逐一被請上接受「韓粉」公評的舞台,吳敦義並且彷彿是頭號戰犯,一時間震撼國民黨。

四月十日下午,吳敦義在中常會宣布無意參選二○二○總統,動作之大,有備而來,一般咸信與前述的「大哉問」脫不了關係。而吳敦義的表態,意在與韓國瑜曾經講過的「老鼠偷拖鞋、大的在後頭」劃清界線。既然吳敦義不是「大的」,沒有「卡韓」,瞬間即不在韓的對立面,但是緊接著就被賦予了最迫切的任務,要去勸退朱王。

朱立倫與王金平二人,其實朱立倫很早就向「韓粉」柔性繳械了;他之所以一再強調:「若黨中央徵召韓國瑜,朱立倫全力支持,但若黨中央決定辦初選,朱立倫全力以赴」,就是把裁量權在吳中央手中的這個政治現實,不厭其煩地畫重點,提醒藍軍支持者注意;看似沒進,實則沒退,典型的朱氏兵法,讓「韓粉」很難對他下硬手。

朱立倫之所以可以玩躲避球,關鍵在王金平的參選到底,箇中主要有兩大原因,首先,王金平對韓國瑜有道義上的交纏牽扯。昨天,王金平公開表示他是「韓粉中的韓粉」,正是他這段期間的心理寫照。因為,韓國瑜在政治上落魄了一、二十年,一路上,王金平與韓的交往或協助從沒斷過,因此每當遇到韓粉嗆聲,王難免有當年韓粉你們又在哪裡的憤慨,甚至韓在去年的「九合一」能夠攻下高雄,若少掉王金平這塊核心拼圖,韓布局肯定無法完整,這點韓更是心知肚明,也從不否認。

其次,也是最利害直接交關的,依照國民黨向來的選舉提名規矩,只要黨內有人表達參選意願,提名的程序就必得讓各方能接受,否則脫黨競選即師出有名,不利大選整合,因此王金平的堅持參選,一方面讓吳中央的「徵召」失去正當性,一方面王在國民黨各縣市傳統派系組織體系中的「本土藍」人際網絡,耕耘四十年,可謂盤根錯節,即使韓國瑜自恃其空軍再強大,當面對總統級別的全國性大選,亦不會狂妄認定若失去陸軍的支援,也可不以為意。

因此,要問「拱韓」這齣現在演到了哪裡?還會演多久?一句話,就可揭曉謎底,那就是一夫當關,韓粉莫敵,一時半刻,解決不了。

  •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12日出席台北市立大學專題演講。(記者簡榮豐攝)

    前立法院長王金平12日出席台北市立大學專題演講。(記者簡榮豐攝)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