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受難者家屬:我們不是罪犯

副總統陳建仁(右)10日出席「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二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會中和原住民政治受難者邱致明(右2)、妻子高白蘭(右3)對話。(記者黃耀徵攝)

副總統陳建仁(右)10日出席「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二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會中和原住民政治受難者邱致明(右2)、妻子高白蘭(右3)對話。(記者黃耀徵攝)

2018/12/10 06:00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政治受難者高澤照之女高白蘭昨出席促轉會「平復司法不法之第二波刑事有罪判決撤銷公告儀式」,她受訪表示,自己是一個泰雅族警官的女兒,「爸爸栽培我、揹著我到新竹女中念書,可是爸爸等不到我畢業,就被國民黨政府槍決了!」

促轉會調查,高白蘭的丈夫、高齡八十六歲的邱致明也是政治受難者,邱是新竹那羅部落泰雅族人,他在一九六三年擔任尖石鄉錦屏國小教師時被捕,之後判刑五年,出獄後無法復職,僅能當煤礦、建築工人維生。

邱致明是台灣一九五○年代極少數能考上師範學校的原住民菁英,他昨致詞表示,他的岳父高澤照被槍斃,事後自己也受牽連被關,他感謝促轉會為受難者平反。

高白蘭受訪提及,當年被抓的同案受難者中只剩她先生還活著,會出席儀式,是要讓大家知道「他們不是罪犯」,也要讓外界知道受到白色恐怖的原住民同胞,過去那麼愛部落、愛自己的族人及關心國家未來,卻被當時的國民黨政府抓起來當成叛亂份子。

另一名政治受難者家屬高英傑表示,他父親高一生是鄒族勇士,更是台灣第一個主張原民自治的人,他十二歲那年父親被政府槍決,高一生不是共產黨,是一個慈祥父親及知識份子,政府這次能撤銷不公義判決是還給原住民公道。另一政治受難者家屬代表藍芸若也說,父親藍明谷因基隆中學光明報事件,被國民黨政府槍決,那一代知識份子許多是因看到國民黨殘暴屠殺無辜百姓,才因而投向共產黨。

楊翠祖父楊逵也在名單中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祖父、台灣文學家楊逵也在第二波公告撤銷名單中,楊翠表示,遲來的儀式對第二代家屬意義重大,總算等到了,在與社會和解之前,創痛者必須要先「跟自己和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