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助理咬住冉齡軒逼繳薪水 供佛「公積金」淪為私房錢

多名助理作證指控冉齡軒,逼繳「薪資差額」,名義上是供佛供養菩薩的「公積金」,實際上卻是淪為冉的私房錢。(資料照)

多名助理作證指控冉齡軒,逼繳「薪資差額」,名義上是供佛供養菩薩的「公積金」,實際上卻是淪為冉的私房錢。(資料照)

2022/04/15 17:43

〔記者張瑞楨/台中報導〕國民黨台中市議員冉齡軒,涉嫌與經營葬儀社丈夫邱裕明等人詐領助理費,主要手法是浮報助理的薪水,再由助理將「薪水差額」繳給冉齡軒,讓冉用於個人、家人或服務處開銷,此案曝光原因,是5名助理到法務部廉政署自首,並有助理作證說,「冉齡軒威脅我們,如果不按照她的意思(繳回部分薪資),就不要做助理了,因為我們需要這個工作,只能聽從她的指示」,冉甚至要求助理簽繳錢供養諸佛菩薩的自願書,藉此逃避責任。

冉齡軒是虔誠佛教徒,不過,助理證詞卻說,冉擔心被檢舉違法詐領助理費,因此指示一位助理,擬定一份「助理繳交助理費自願單」,要求助理簽名,大意是助理自願繳交「公積金」,用於供養諸佛菩薩,甚至於去年3月8日於服務處開會時,要求4名在職助理簽署,「如果不願簽署,就不要做了」。

助理還強調,冉齡軒上述之舉,「目的是要營造助理是自願繳交薪資差額供佛的假象,但實際上我們都是被迫繳交薪資差額」。

助理還作證說,除了上述供養諸佛菩薩之外,包括冉齡軒位於豐原私人住處設置的佛堂,聘僱的打掃人員薪水,冉的兒子到中國唸大學的生活費開銷,都是從助理繳回的「薪資差額」支付。

另一詹姓助理也作證說,冉齡軒於開會中,或以口頭、寫字條,告訴助理,每月要按時繳回「薪資差額」,據他所知,這些錢用於匯款到中國,給他兒子使用,或花在寺廟供佛,或花在冉的豐原住處水電費等,他強調,他不知道冉會把助理的「薪水差額」用於私人開銷,是另外兩名助理告知,他才得知。

另外,台中地檢署檢察官調查發現,在上述開銷之外,冉齡軒將助理的「薪資差額」,用在私人或家人開銷的部分,還有冉齡軒兒子到高雄、台南與台中市區的停車費,供養佛教師父2萬元,買手機皮套、貼保護貼、充電線、修改裙子與鞋子,以及參加「拜水懺」的開銷3萬多元,購買豐原私宅佛堂祭拜用品,包括環香、普渡金、素菜等2萬餘元,連買菜、買芭樂,吃早餐等等,都是來自助理的「薪資差額」,項目琳瑯滿目、令人瞠目結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