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中國侵台「未來5到7年是關鍵期」 吳介民:台灣沒有鬆懈本錢

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介民指出,未來5到7年中國國力相對強盛而台灣國防現代化補強還沒完全到位的話,中國可能會焦躁先發制人。(資料照)

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介民指出,未來5到7年中國國力相對強盛而台灣國防現代化補強還沒完全到位的話,中國可能會焦躁先發制人。(資料照)

2021/05/08 21:20

〔記者簡惠茹/台北報導〕英國雜誌《經濟學人》封面稱台灣是「地球上最危險地區」,引起眾多討論,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吳介民今天出席青平台基金會舉辦的「台灣.下一步.永續民主」論壇,在會中評估中國侵略台灣的可能性,他指出,未來5到7年中國國力相對強盛而台灣國防現代化補強還沒完全到位的話,中國可能會焦躁採取先發制人行動,但不是因為中國快速崛起跟美國平起平坐,而是擔心自己經濟成長速度放緩,台灣沒有鬆懈的本錢。

吳介民指出,美中對抗持續進行中,台海局勢變成全球穩定或動盪的焦點,台海危險根源是中國政府想要打破台海現狀,目標當然就是併吞台灣,要把台灣作為北京突破第一島鏈的跳板,進一步在西太平洋稱霸。

吳介民認為,拜登政府上任大概3個多月,持續川普政府的戰略嚇阻和科技組織,甚至有加強趨勢,並且加上人權的面向,而且拜登用的方法不是川普的單邊主義,而是聯合盟友對中國展開集體行動,所以美國戰略規劃中,華府明確表示台灣是美國民主盟友,而且是戰略夥伴,美國也持續對北京給出不要對台灣輕舉妄動的訊號。

針對近期情勢變化,以及台灣如何因應,吳介民提出3點看法,首先針對台海危機,任何一方針對對方釋出訊號誤讀,就可能造成台灣安全不利的後果,台美中3方目前訊號交換解讀上誤判機率不高,但是中共是充滿機會主義的政權,他有阻礙的時候不跟你當面衝突,但是如果你稍有鬆懈就可能展開行動。

吳介民指出,未來中國會不斷試探美國底線,不斷壓迫台灣在軍事和外交上的生存空間,而且會採取低度軍事衝突、灰色衝突的作戰策略,事實上已經採取蠻多了,台灣的生存和國家發展,完全沒有鬆懈的本錢,中共政權無時無刻對台灣進行認知作戰。

第二點,吳介民表示,中國到底會不會武力侵犯台灣,一個根本評估是看中國國家的實力,一個國家可以對外投射政治經濟包含軟實力和銳實力,根本基礎是財政能力,而中國經濟正面臨深刻的「發展陷阱」。中國經濟總量就算如自己所宣傳未來5到7年超越美國,即便這樣,中國的平均國民所得仍然落後西方國家一大截、科技水平仍然不如西方國家、國民素質相對落後。

針對中國面臨的發展陷阱,吳介民指出,第一,人口快速老化,已經沒有大量人力可以榨取;第二個是中國沒辦法再用過去勞力密集工業方式擠壓大量經濟剩餘,但是世界很多先進技術中國還沒有掌握;第三是中國的制度惰性,中國地方政府長期依賴尋租發展模式,習近平這幾年以自己為中心重新分配政治租金和經濟衝突,所以地方政府和官員招商引資的動機受到中央箝制,這也造成中國地方政府財政常規收入遞減,不得高度舉債來發展;最後一點,中國民營企業長大到一定程度,政府就會認為他威脅黨國利益而收歸控制,造成國家資本前進但民營資本衰退。

吳介民從上述評估來看中國對外發動侵略的可能性,他表示,美國政治學者艾利森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概念,認為就像古希臘斯巴達恐懼雅典崛起一樣,美國老牌霸權也恐懼中國新興霸權威脅,艾利森4年前的文章指出,他所見過所有中國安全官員,以及有相關研究的美國官員,都認為中國會選擇戰爭,而不是失去眼中對國家利益至關重要的領土台灣,艾利森2017年出版《注定一戰》專書,台灣就有一個認知集團猛推這本書。

吳介民認為,習近平和美國學者艾利森是在唱雙簧,習近平也多次在國際場合提出這個概念,中國藉此自抬身價,鼓吹實力已經平視美國,試圖在國際上造成中國崛起無法避免,必須對中國容忍妥協的國際輿論,我們要把習近平和艾利森相互拉抬的話語,看成是中國對世界統戰的步驟,就能比較容易明白,為什麼台灣有些人那麼熱衷引用艾利森理論,並且鼓吹抵抗中國無用論。

吳介民表示,他個人看法跟艾利森理論不同,中國的確可能對台灣採取攻擊行動,特別是在台灣鬆懈時刻,但原因不是因為中國快速崛起跟美國平起平坐,而是中國擔心自己經濟成長速度放緩,綜合國力假如相對衰退的話,會焦躁採取先發制人行動,未來5到7年中國國力相對強盛而台灣國防現代化補強還沒完全到位的話,中國政府可能將攻擊並占領台灣,因此台灣與民主國家集團確實要防範。

最後,吳介民表示,最近幾年特別2、3年前到現在,台灣處在地緣政治變動的重大時刻,上一次台灣地緣政治重要時刻是韓戰,韓戰決定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生存,然後中華民國統治台灣,到李登輝總統手裡變成「中華民國在台灣」,又經過20多年拿掉「在」那個字,蔡英文總統任期內,變成「中華民國台灣」。

吳介民認為,現在這個時刻有個巨大的切換,主體認同上擴大包容性,也在鞏固主體認同的自我描述,慢慢切換成台灣是中華民國,所以在主體認同敘事上,或教育政策和法律制度,可能需要切換調整,不是這麼激烈到會造成台灣進一步的認同分裂,而是具有包容性,他個人想法是,「台灣中華民國」,可能是目前地緣政治時刻調整當下可以做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