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怎處置?受難家屬:搬景美看守所「住住看」

政治受難者家屬葉小燕建議,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應移至景美看守所「讓它去住住看」,然後將人權文化園區改至中正紀念堂。圖為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資料照)

政治受難者家屬葉小燕建議,中正紀念堂蔣介石銅像應移至景美看守所「讓它去住住看」,然後將人權文化園區改至中正紀念堂。圖為中正紀念堂蔣公銅像。(資料照)

2019/07/02 09:08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威權統治者蔣介石最大尊銅像,至今坐鎮中正紀念堂供人崇拜,針對中正紀念堂內威權象徵該如何處置?政治受難者家屬葉小燕受訪建議,應將蔣介石銅像移至景美看守所「讓它去住住看」,然後將人權文化園區改至中正紀念堂。

據了解,葉小燕的父親葉雪淳是白色恐怖受難者,1950年21歲就讀台大地質系二年級期間,於課堂進行「地史學」期末考試時,因牽涉台灣省工委學生工作委員會李水井案件,遭台灣省保安司令部直接在校園帶走,最後軍審判刑15年入獄。

葉小燕表示,她後來有去檔案局調閱父親當年的審判筆錄,得知父親曾參加愛國青年會,該組織被當時政府認為是共黨組織,法官那時有問父親參加愛國青年會原因?父親回答說,「受同學所邀才去」。

葉小燕指出,因為父親研究古生物學,剛好正在看美國學者寫的生物論,聽到同學講說參加聚會可了解生物論和唯物辯證關係,還能免費拿到一些書籍,父親便以研究學問為出發點參加,因此入獄15年。

她提及,以前審判非常離譜,與她父親同案的政治受難者葉盛吉醫師,原本是判無期徒刑,後來莫名被改判死刑。

還有一件判決案件,明明當事人名字叫王超倫,簽名畫押也寫王超倫,在筆錄上卻一直寫成「王冠倫」,這種完全不嚴謹的偵訊及審判,想怎麼判就怎麼判,隨便決定一個人生死,最後王超倫也槍決受難。

葉小燕表示,她從年輕開始就認為要崇拜蔣介石是你家的事,要她崇拜蔣介石「那是絕對不可能」,當初聽到國家人權博物館要設在景美看守所便覺得非常可惜,這麼重要機關應設在市中心的中正紀念堂才對。

葉小燕指出,國家人權博物館設在中正紀念堂才能吸引更多人參觀,可讓外國觀光客了解台灣曾走過威權及歷史,景美看守所交通很不方便又太偏僻。

她強調,中正紀念堂的蔣公銅像則可搬至景美人權園區所在地「讓它去住住看」,雖然蔣介石對那些逃亡到台灣的人而言,真的是大恩人沒有錯,的確很多人靠蔣家飛黃騰達。

不過,如果要神格化崇拜蔣公銅像,應該要像拜關公一樣,請回家中自己供奉就好,每天三柱清香都可以,不需要讓全台灣人都來崇拜它,佔用台北市這麼大一塊地,畢竟你我對蔣介石交情是不一樣的。

葉小燕認為,威權是一個很荒謬東西,在民主社會人民就是政府的主人,建構一定要崇拜誰,這種思想箝制是很恐怖的,這種抽象的可怕比拿槍抵著你更恐怖,威權象徵是政府須盡快處理的。

威權統治者蔣介石最大尊銅像,至今仍坐鎮中正紀念堂供人崇拜,政治受難者家屬建議應搬至景美看守所,將中正紀念堂轉型成國家人權博物館。(記者陳鈺馥攝)

威權統治者蔣介石最大尊銅像,至今仍坐鎮中正紀念堂供人崇拜,政治受難者家屬建議應搬至景美看守所,將中正紀念堂轉型成國家人權博物館。(記者陳鈺馥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