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楊逵與神秘外省軍人相遇 楊翠解開「米上校」真實身分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近日查閱檔案發現,30多年前他祖父楊逵曾提及的「米上校」故事,原來該人真實身分為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少校「米蔭庭」,他因牽涉「北峰區工作委員會案」在1953年被槍決,死後葬於六張犁。(促轉會提供)

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近日查閱檔案發現,30多年前他祖父楊逵曾提及的「米上校」故事,原來該人真實身分為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少校「米蔭庭」,他因牽涉「北峰區工作委員會案」在1953年被槍決,死後葬於六張犁。(促轉會提供)

2019/05/05 10:38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促轉會代理主委楊翠近日查閱檔案發現,30多年前他祖父楊逵曾提及的「米上校」故事,原來該人真實身分為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少校「米蔭庭」,他因牽涉「北峰區工作委員會案」在1953年被槍決,死後葬於六張犁。

楊翠今日發文指出,這是白色恐怖時期,一個台灣作家與一個外省軍人的故事。1983年4月12日,楊逵受訪談及,他自己因「和平宣言案」 被逮捕、偵訊、審判的歷程。

楊逵當時回憶,1949年4月被逮捕後,在許多偵訊單位轉來轉去,曾在警務處陽明山招待所,接受日以繼夜、強光襲照的疲勞審訊,仍堅持不肯承認參加組織。

楊翠說明,「當時只要受不了逼供,接受誘導,自白畫押,承認有參與組織,死刑的機率極高」。

有一回楊逵被允許稍事休息,因為累極,站在樹下半睡半醒,有一位警備總部的陪審「米上校」,輕輕從背後拍了拍他,只說一句「你有甘地的風度」就走了。

楊翠指出,後來楊逵被轉到軍法處,有兩個朋友也從保密局被送到軍法處,「米上校」託他們向楊逵傳話,說自己也正被關在保密局,將以「洩露情報」罪名被槍斃。

楊翠提及,他祖父一直記得這個「米上校」,即使只是拍拍背說一句話,在獄中這彷彿就成為親友一般。然而,一直沒能弄清楚「米上校」究竟是誰?因為什麼案子被指控「洩露情報」?是否真的被槍斃,何時被槍斃的?

「這兩日查閱其他資料,意外地發現了米上校的真實身份!」楊翠談及,「米上校」,其實是米少校。米蔭庭,河北臨城縣,楊逵被逮捕偵訊當時,他是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少校。

1949年9月,台灣省警備總司令部改組為台灣省保安司令部,而米蔭庭後來轉任國防部大陸工作處少校參謀,在這個工作任內,被指控洩露保安司令部的偵查情報給葉敏新等人。

而葉敏新被指為「北峰區工作委員會案」案首,這個案子牽連到31人,米蔭庭與葉敏新等4人被判死刑,1953年5月15日,執行槍決。

楊翠強調,在威權統治時期,受害的人民,不分族群、階級、性別,也不分政治意識型態、政黨派系,黨政軍特「自己人」被抓被殺被關非常多,以目前掌握的已申請補償基金會的補償案件 9千多人來計算,軍籍人士佔了15-18%。

然而,還有很多人未曾提出申請,許多外省來台軍人,因為在台灣沒有親人,因而沒有計算在裡面。

楊翠認為,那個年代,有傷痛的故事,也有溫暖的故事,所有這些光與影,都是我們歷史的一部份。楊逵與米蔭庭,在特定時空交會,相互給予溫暖,念記一生,這是傷痛記憶,也是超越族群與身份,動人的人性光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