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從《還願》看中洗負評SOP 港遊戲開發者:遊戲界常態

國產恐怖遊戲《還願》因遊戲畫面中一張符咒,上面印有「習近平小熊維尼」等字眼,遭中國網友抵制下架並封殺。(擷取自「赤燭遊戲」臉書專頁)

國產恐怖遊戲《還願》因遊戲畫面中一張符咒,上面印有「習近平小熊維尼」等字眼,遭中國網友抵制下架並封殺。(擷取自「赤燭遊戲」臉書專頁)

2019/02/26 21:21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國產恐怖遊戲《還願》因遊戲畫面中一張符咒上面印有「習近平小熊維尼」等字眼,遭中國網友抵制下架並封殺,引起國內外關注。香港遊戲開發者兼政治評論作家鄭立分析,這是中國遊戲界的常態,讓創作者人人自危,由防火長城、文字獄審查,以及接受這兩者去勸受害者讓步的鄉愿者所組成。

鄭立說道,在中國,玩家洗負評是不需要道理的,並有一套發展模式:遊戲先因為內容或行銷獲得好評,之後突然有人挑出一小部分他們認為可能有問題的東西,如習近平是小熊維尼就是搞台灣獨立,再往遊戲其他部分找東西附會這種說法,什麼這個遊戲、這個謎題的數字就是影射六四、影射中國政府、影射中國人。

本來沒有意見的玩家就會同意此種誅心論,加入負評。「誅心」的人認為開發遊戲的人立心不良,「勸架」的人認為開發遊戲的人要去中國就要自重不要踩界,「辯護」的人就認為開發遊戲的人其實沒有立心不良。他說:「看似大家各執一詞,可是共識還是有的,那就是創作者有沒有自由表達主張的權利?大家都一致認為是沒有,不需要討論。」

鄭立指出,只要有人找到一個理由可以誅心,事情都會立即成立,為何這麼容易觸犯底線?因為那條底線本來就可以隨便向前推進,這樣讓創作者人人自危的世界,是由硬性的「防火長城」、隨機爆發的「炎上文字獄審查」,以及接受這兩者去勸受害者讓步的「鄉愿者」組成的。

鄭立建議創作者,一是越來越接受它,再開新專案時先我審查到縮回自己的龍門,「否則,你該早日放棄了那個市場,自謀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