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蘇啟誠輕生事件始末 謝長廷臉書長文反擊國民黨
列印


謝長廷質疑,國民黨立委當時利用假新聞率先攻擊阪辦事處,一下子説要為蘇處長申寃,一下子又要保護假新聞的造遙者,令人費解。(資料照)

謝長廷質疑,國民黨立委當時利用假新聞率先攻擊阪辦事處,一下子説要為蘇處長申寃,一下子又要保護假新聞的造遙者,令人費解。(資料照)

2018-12-24 08:00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我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9月在關西機場事件後輕生,尋短真相仍未真相大白,駐日代表謝長廷稍早則在臉書說明事件始末,並質疑國民黨立委當時利用假新聞率先攻擊大阪辦事處,一下子説要為蘇處長申寃,一下子又要保護假新聞的造遙者,令人費解。

謝長廷指出,外界目前對於蘇啟誠尋短的原因有兩種不同意見,一種是因假新聞被外界批判而輕生;另一種是因為上級威脅處分,不願受辱而輕生。謝長廷分析時間軸,表示關西機場事件受困旅客輸運完畢首日(9/6),他便在臉書指出「中國領事館派車優先救出中國人」是假新聞,從北海道回來後對照網路資料,更發現網友guruguru說他「打電話給大阪辦事處遭到冷漠嘲諷的事情」,應該也是假消息。

謝長廷指出,蘇啟誠過世後,他在9月15日到關西機場和泉佐野現場勘查,發現9月5日泉佐野車站電車正常航行,但載運中國旅客的巴士並沒有去泉佐野站,而是去一個叫「日根野站」的地方,日根野站在9月5日電車停駛,所以坐在巴士上的台灣旅客到了那裡也只能搭中國的接駁巴士繼續前往,換句話說,蘇啟誠就算9月5日那天趕往泉佐野站,也看不到台灣旅客。

謝長廷表示,他在9月19日看到蘇啟誠9月10日寫的「願坦然受處」的檢討報告,內容是以「巴士是載到泉佐野站」及「網友guruguru電話為真」的前提做檢討,如果是真的,蘇啟誠願受處分的檢討報告會變成可以處分的根據,問題只是處分輕重及是否過當的問題。謝長廷強調,他鍥而不捨追出guruguru身分以及他打電話是假的、坐到泉佐野車站也是假的,正是為蘇啟誠自我檢討報告的前提解套,還他和許多被罵的同仁一個清白,在這種情形下,追究檢討報告是否被迫?上級是否受新聞誤導而處分?處分是否過當?辯論才有力量,且這些問題既然雙方都通聯記錄可查,應該很簡單可以查明。

謝長廷提到,若查出蘇啟誠輕生之前有接獲上級壓力電話不甘受辱輕生,那應該是「直接促使他尋短最後一根稻草」,而不能說假新聞沒有關係,現在guruguru尋求國民黨立委保護,在政黨刻意庇護下,當時利用假新聞率先攻擊大阪辦事處的委員們一下子説要為蘇啟誠申寃,一下子又要保護假新聞的造遙者,竟說guruguru講的也都是事實。謝長廷質疑,那為何不勸他出來解釋清楚,為什麼他一再逃避說謊,扯說帳號被盜用呢?「一切都是事實」這種說法是要陷蘇啟誠於不義?還是真的要為他申寃?令人費解。

謝長廷也對「某民意代表質疑日本NHK報導可靠性,斷定文中『批判』可能是上級的批判而不是外界的批判」做出回擊,謝長廷貼出NHK新聞報導截圖,指出NHK新聞中指出「地方媒體依關係者的説法,大阪辦事處因支援旅客受困的事情處理不當,受到在野黨及網路的『批判』」,新聞中也說地方媒體認為處長之死和這種批判有關;新聞後段則提到,遺書有不堪「批判」之苦的留言,謝長廷認為,這裡的「批判」一詞當然是指上述外界的批判,但這位民代竟説「批判」可能是指「上級批判」。

謝長廷指出:「這種質疑的前提是『批判』一詞是遺書裡的用字,但NHK報導裡,批判二字沒有直接引用的符號,所以不一定是遺書的文宇。何況蘇前處長是特考及格的外交官,中文應該不會差到用批判來描述上級的責怪或指責。」至於國民黨立委質疑的「NHK新聞連結失效」,謝長廷則表示過去駐日代表處的Google Map查詢網站被大量攻擊,使得Google把留言關掉,國際上也很少有人能搞清楚我們在爭執什麼,當然儘可能避開,以NHK的公信力和報導的嚴謹來説,「如果沒有真正採訪到相關人士的話,是不敢做那樣的報導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