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駁江宜樺「民主內戰」說 黃煌雄:轉型正義絕不是內戰

    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左)今日發出千字聲明反駁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右),強調,「轉型正義絕對不是要消滅某個特定政黨」他跟所有促轉會成員會以具體行動證明。圖為日前黃煌雄創辦的台灣研究基金會及江宜樺擔任董事長的長風文教基金會合辦研討會,2日兩人入場致詞前短暫寒暄。(資料照,記者叢昌瑾攝)

    促轉會主委黃煌雄(左)今日發出千字聲明反駁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右),強調,「轉型正義絕對不是要消滅某個特定政黨」他跟所有促轉會成員會以具體行動證明。圖為日前黃煌雄創辦的台灣研究基金會及江宜樺擔任董事長的長風文教基金會合辦研討會,2日兩人入場致詞前短暫寒暄。(資料照,記者叢昌瑾攝)

    2018-06-04 17:01:54

    〔記者陳鈺馥/台北報導〕針對前行政院長江宜樺日前形容「轉型正義如同沒有槍砲的民主內戰」;對此,促轉會主委黃煌雄今日發出千字聲明強調,「轉型正義絕對不是要消滅某個特定政黨,絕對不是內戰,也不會是戰場。」他跟所有促轉會成員,未來會拿出具體的行動來證明「民主內戰」說法,乃是不必要疑慮。

    黃煌雄聲明全文:

    我的一生都走在人煙稀少的路上。從當年黨外時期開始,我就是一隻孤鳥,我沒有加入任何派系,甚至,我也沒有強大的地方組織在支撐我的選舉。這是我個人的選擇,原本實在沒有必要動用社會資源來向其他人解釋。不過,這幾天在台灣所進行的一場研討會,由於我個人促轉會主委的敏感身分,讓我覺得有必要將我的想法向社會大眾報告。

    我想先從蔣渭水談起。蔣渭水先生是我一生花最多時間研究的一位歷史人物。當我開始研究蔣渭水時,我的心中就存有一個夢想。我不只要讓有著台灣本土意識的黨外及綠營能了解蔣渭水的貢獻,我還要讓缺乏本土意識的國民黨也能認識蔣渭水。

    甚至,我還有一個野心,我要讓全體華人世界都能認識這位在日治時期的台灣政治領袖。我知道,我的做法引發了一些爭議。不過,如果以結果來看,我的夢想實現了。蔣渭水不是某個人或某個政黨的專利,他是我們台灣的蔣渭水。

    本著同樣的信念,我所創辦的台灣研究基金會,於去年九月籌辦了「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的研討會。這一場研討會在網路上被戲稱為「史上最狂的研討會」。之所以最狂,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邀集了不同政治陣營中有高度代表性的人齊聚一堂。

    我一直對於一件事情感到惋惜。在台灣,藍綠不能一起坐下來。只要藍的出現的場合,綠的就不能出現。綠的出現的場合,藍的就不能出現。藍綠同台被視為政治上的禁忌。可是我們每天一起生活在台灣,未來還要一起生活下去,不是嗎?

    我原本是希望促成李登輝前總統、陳水扁前總統、馬英九前總統,以及現任的蔡英文總統,一起在這個研討會中發表對於總統直選20年來的看法。不過,因為種種政治因素的考量,這樣子的想法未能實現。一直到今天,我仍然為未能促成這件事感到遺憾。

    我的出發點跟我當年做蔣渭水研究一樣。民主不是民進黨的專利,台灣社會需要有人來讓原本反民主的國民黨也坐下來談民主。江宜樺以前行政院長的身分也出席了該場研討會,當時,並沒有人針對我竟然邀請他出席而有任何批評。

    今年三月,蔡英文政府跟我接觸,徵詢我是否有意願出任促轉會主委。一開始,我非常抗拒,因為我手上有兩件重要的事情在進行。一個是我想用當年研究蔣渭水的規格來研究民進黨前主席黃信介。

    我認為,台灣人民對黃主席有所虧欠,他為台灣民主化運動做了這麼多,可是,他的名字卻逐漸消失在當代年輕人的記憶之中。我不願這樣子的事情發生,我想讓全台灣人,包括國民黨,都認識黃信介先生對台灣民主化的貢獻。沒有黃信介,台灣民主化的發展可能很不一樣。

    另一個我正在進行的工作就是,這幾天在台北正式展開的「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的研討會。這一場研討會,台灣研究基金會從一年半前就開始籌辦。江宜樺前院長的「長風基金會」,則是在工作開始進行後才加入,成為共同主辦單位。

    我必須強調,不論是會議的籌辦,或是江宜樺前院長的加入,都是在我擔任促轉會主委之前發生的事。基於本次研討會的重要性、以及對所有與會來賓的責任,我無法因為我擔任促轉會主委就臨時不出席這場研討會。

    事實上,這是一場非常有意義的學術研討會,與會的學者專家都覺得成果豐碩。其中一位學者在會後告訴我,他很訝異台灣有能力把這麼多國際上富有盛名的一流學者找在一起交換意見。其實,這些學者有所不知,只要台灣人願意,沒有什麼是我們辦不到的。

    不過,我心裡也清楚,我現在的身分已經變了,我不只是台灣研究基金會的創辦人,我更是促轉會主委。我充分理解,台灣社會中有些人對於我跟江宜樺前院長共同舉辦研討會,有一些疑慮。

    於是,在會議開始前,我主動在議程上做了一些調整。原本開幕儀式上,江宜樺前院長的致詞取消,而我則取消了原本跟江宜樺前院長共同主持圓桌論壇的規劃。這些議程上的權宜處理,目的不外是希望社會大眾能多聚焦在研討會本身,而不是在我跟江宜樺前院長的身分上做文章。

    本人深知,從五月三十一日,促轉會正式揭牌開始,我的一言一行、所作所為都跟促轉會的成敗連在一起。所以,日後,任何人,包括江宜樺前院長在內,如果再有類似「轉型正義是沒有槍砲的民主內戰」的說法,我個人一定會嚴正回應。

    蔡英文總統以及包括我在內的促轉會成員,都一再強調,轉型正義絕對不是要消滅某個特定政黨,絕對不是內戰,也不會是戰場。這一點,我跟所有促轉會成員,在未來會拿出具體的行動來證明「民主內戰」的說法乃是不必要的疑慮。

    正如我在促轉會佈達暨揭牌典禮致詞時所說:促轉會首要又最基本的工作之一,是挖掘真相,追求真相。揭露真相是為了釐清責任,揭開歷史傷口的目的不是政治清算,激起對立,而是要伸張公義,使亡者得以安息,撫慰家屬受傷的心靈與邁向寬恕。

    透過揭露真相與釐清責任,是建立一個讓不同歷史記憶能相互理性對話的平台,經由這種社會溝通與社會對話,最終盼望能讓不同背景與族群的後代子孫,不單是坦然面對彼此歷史記憶的差異,更是在共同的家園追求和解的未來。

    在結尾時我更說到:今天我是帶著南非「真相與和解委員會」主席屠圖主教所著《沒有寬恕就沒有未來》一書在此發言,屠圖主教說南非所以選擇第三條路,是因為南非人民有一種「ubuntu」精神,是指個人與社群是相關聯的,個人的人性與他人的人性也是相關聯的,也就是一種生命共同體。

    這種「ubuntu」讓南非走出了第三條路,也讓南非從世界上一個被孤立與遺棄的地方,變成受到尊敬與光榮的國度。我相信在台灣人的品質與人性當中,一定有屬於我們的「ubuntu」,我們一定要從台灣文化當中找到我們的「ubuntu」,並發揚我們的「ubuntu」,來為我們的轉型正義找到一條出路,並讓我們找回台灣應有的尊嚴與光榮。

    共同主辦國際研討會,不代表我認同對方的一切發言。促轉會的工作才剛起步,非常感謝各界的嚴厲監督,我們也會全力以赴,「為我們的轉型正義找到一條出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政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