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聯發科若讓中資入股 經營與管理權如何確保?

有聯發科工程師質疑董事長蔡明介,到現在都沒說明該如何確保經營權與管理權。(資料照,記者卓怡君攝)

有聯發科工程師質疑董事長蔡明介,到現在都沒說明該如何確保經營權與管理權。(資料照,記者卓怡君攝)

2015-12-17 14:06:24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時代力量新竹市立委候選人邱顯智臉書貼出,其競選團隊訪談聯發科工程師指出,聯發科若讓中資入股,技術就會互通;同時,IC設計業只要取得10%-15%的股份,就能成為最大股東,取得實質經營權。董事長蔡明介到現在都沒說明該如何確保經營權與管理權。

這是邱顯智臉書貼出的第二篇【工程師對談全文】,問題主要是針對某報記者的論述提出反駁,但對話內容則顯示聯發科內部員工的焦慮。全文如下:

Q1:首先,整篇文章的論點是「最害怕聯發科的IP技術智財權被偷走的董事長蔡明介都贊成開放陸資來台投資IC設計業了,就表示外界多心了。」也就是說,楊記者只要詳加控管,技術就不會外流。這有什麼問題?

A1:事實上,這根本不成立。雖然聯發科現在的保密防諜措施做得很徹底,任何影印、寄電子郵件到客戶之外的信件都會被掌控。但是,被入股之後,雖然可能只掌握10-15%的股份,但因為聯發科本身經營階層自己平均持股都不到3%。這就等於中資取得實質控制權。

這就等同聯發科加入中國隊,公司與公司之間的分界就會消失,大家變成同一間公司,防火牆就全部打開,可以防止技術轉移的方法根本不存在,雙方只要有實際往來交流,基本上技術就是會互通了。

所以,技術當然不會「外流」,大家都是同一間公司了,哪叫技術「外流」?這是合法的讓中國學習與竊取。

Q2:楊記者認為之所以要開放,「箇中關鍵原因之一是,一旦開放陸資來台投資IC設計業,想離開聯發科的一流工程師就沒必要西進大陸;只要台灣的優秀人才不走,台灣企業只會更強,有啥好怕的呢?」

A2:但是,一旦開放中資入股之後,我們也許就要「強迫」西進中國。因為如果中資進來以後,為了技術的移轉,一定會讓我們台灣的工程師與中國的工程師待在一個team裡面,這樣學得最快。再加上台灣長時間打下的整個客戶上下游的供應鏈連結也被接收。最後,最先進的研發移往中國,台灣只剩下老舊成熟製成的東西,很快就變成空殼。那不去中國,在台灣,我們會有更好待遇的工作嗎?

而且我們這些在聯發科的工程師,會選擇目前的工作,一部份的原因也是希望能留在台灣工作,雖然操了點,但還是在自己的土地上,為台灣自己的經濟打拼,要爆肝還是要在自己的土地上爆肝!如果要長時間外派中國的話,可能繼續待在這家公司的誘因就下降了。

所以,開放中資入股以後的聯發科,可能更留不住人才。

Q3:下一段:「紫光集團是專業投資基金管理企業,設立總額500億美元的基金,像紫光這樣的大陸產業投資基金愈來愈多,如果台灣政府願意開放,這些「科技熱錢」將提供台灣科技業強而有力的銀彈;反之,讓這些熱錢回頭投資大陸企業,將成為台灣企業的威脅。」你們怎麼看?

A3:問題是,我們聯發科本身就銀彈滿滿,根本不缺錢啊!今年第三季季底,公司的現金有1689億。因為IC設計業產值高,需要的資金也相對少。所以這題根本就是假議題!

Q4:所以說,開放中資入股既不像她所說的能留住人才、同時公司也並不缺資金。但她最後有提到,「以半導體產業的開放來看,整個產業鏈只限制『IC設計業』,根本就是將最有競爭力的IC設計業囚於台灣、弱化其全球競爭力的無理管制。」拒斥中資入股,真的不是你們這些工程師害怕全球競爭嗎?

A4:當然不是。說IC設計被囚禁在台灣,也大錯特錯。在我們公司總部,就常會看到一堆外派過來的印度人。研發人員也不是只有臺灣而已,在海外也有很多站點,包含美國、新加坡、印度,根本沒有什麼IC設計被囚禁在台灣這種事。甚至在中國也有研發中心,不同的是,這是獨資的設點,程式碼內部都會管控,這才是真正的技術保護。

Q5:即使你上面提到這麼多憂慮,但楊記者在最後的段落中也有強調,不應該為資金貼標籤。重點應該放在開放後如何保障「經營權」、「管理權」。你認為呢?如果可以確保這兩點,是不是開放也無妨?

A5:我們前面已經提到,IC設計業只要取得10%-15%的股份,就能成為最大股東,取得實質經營權。換句話說,中資要取得經營權是很容易的。而就實務經驗來說,只要開始合作,第一線的狀況就會像我提到的難以控管。

「經營權」、「管理權」是很重要。但現在包括蔡明介、馬政府、或楊記者,都沒有提出可以怎樣確保。他們指我們是過份憂慮,我們則認為他們簡直不可思議的天真樂觀。怎麼會是「先開放了再來想」?應該反過來,請他們提出到底可以怎樣「確保控制權」才對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政治今日熱門

2020總統立委選舉

LTN集點大放送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