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被影射安排馬見魏家人 羅智強:有陪見沒收錢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在臉書發文澄清,沒有收過頂新的政治獻金。(記者張嘉明攝)

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在臉書發文澄清,沒有收過頂新的政治獻金。(記者張嘉明攝)

2014-10-24 22:29:47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有媒體及名嘴指稱,去年某位「總統府核心幕僚」安排馬總統接見頂新魏應行,幫助魏家壯大聲勢。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今晚(24日)在臉書發文「對號入座」,自承名嘴所指涉的差不多「呼我欲出」,但也澄清,當時只是「陪見」並無安排會面,也沒有收過頂新的政治獻金。他並感慨「金盆洗手」真是難如登天,「我可以離開江湖,但逃不過追殺」。

羅:頂新當時未捲入油安風暴

羅智強今晚在臉書以「給部分名嘴先生女士的信」為題發文,用「那家企業」代指頂新集團,發表澄清。

羅智強說,去年2月「那家企業」的人士拜會馬總統,並非他所安排,只是單純陪見;而他當時並沒有擋下這個請見案,若以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他等於害總統現在身陷火網。但羅智強強調,這家企業當時尚未涉入這3波的油安風暴,「總統該不該拒絕企業的禮貌性拜會?」

羅:不介入涉及利益個案是原則

羅智強澄清,自己沒有拿過這家企業的政治獻金、沒有收過這家企業一分一毫金錢、沒有從這家企業得到一分利益,在職時沒有,離職後也沒有。羅智強表示,自己在總統府任職時,有時會有來自民間的意見,向他反映對政府處理某些個案的不滿,他會明白告訴對方「不介入涉及利益的個案」,這是他的原則。

羅智強臉書全文︰

給部分名嘴先生女士的信:

寫這封信,我並沒有生氣。自從去年九月風暴發生,我離開總統府副秘書長的工作後,我忽然發現,我漸漸失去了生氣的能力。

看過太多的荒謬,好像,也只能學著不生氣。

前幾天,和朋友聊天。

聊這一年多的心情。我說,以前看武俠小說寫到「金盆洗手」,對我來說,就是四個字,看過就過,沒什麼感覺。

離開政治舞台一年多,我才知道「金盆洗手」真的是難如登天。我可以離開江湖,但逃不過追殺。

很久不看政論節目的我,最近輾轉的聽朋友說,有電視名嘴在政論節目「爆料」,說壹周刊報導,頂新魏家曾入府拜會總統,是我放給壹周刊的。

還有一些五花八門影射,沒點我的名,好像在講我又好像不是,就是像擦邊球沿著邊轉……但大意就是,去年2月那家現在人人喊打的企業老闆,是一位當時的「核心幕僚」安排他去見總統的,然後根據這個點,慢慢的漩、慢慢的漩,說這位核心幕僚和那家企業關係良好,影射他拿了政治獻金。

雖然,名嘴先生女士到目前為止並沒有直接點我的名,但根據他們的描述,那位「核心幕僚」是誰,也差不多「呼我欲出」,雖不想對號入座,但朋友家人不斷的來電關心,我想了想,雖知解釋無益,因為對不想被說服的人,我知道,解釋也沒有用。

但雖不為說服,還是留個記錄吧。免得,變成了默認。

我沒那麼無聊,去放這個消息。告訴壹周刊,那家企業曾拜會馬總統而且我還陪見,讓壹周刊發篇文章修理馬總統,也順便修理到我。雖然離開政壇一年,我還有所剩不多的政治敏感度知道,此時和如過街老鼠一般的那家企業名字連在一起會是什麼處境。

至於針對我和那家企業的關係。

第一,去年二月名嘴先生女士們說的那家企業的人士拜會總統,不是我安排的。我只是單純陪見。

第二,第一點也非關鍵,因為,當我知道這個請見案時,我沒有阻擋。因此,如果當時總統見那家企業的人士是錯的。身為當時的幕僚沒擋下,也沒有什麼責任可推卸的。

第三,至於當時我該不該擋下這個請見案?用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現在這家企業的處境,我沒擋下這個請見案,害總統現在身陷火網,我對總統抱歉。但如果拿掉事後諸葛的後見之明,當時這家企業並沒有涉入捲入這三波的油安風暴,總統該不該拒絕企業的禮貌性拜會?每一個人有每一個人的判斷,認為是,認為非,我一概尊重。

第四,我沒有拿過這家企業的政治獻金、沒有收過這家企業一分一毫金錢、沒有從這家企業得到一分利益,在職時沒有,離職後也沒有。

第五,我在總統府任職時,有時會有來自民間的意見,會向我反映他們對政府處理某些個案的不滿。我會明白告訴對方:不介入涉及利益的個案。這是我的原則。

當然,我知道,說了這些,部分名嘴先生女士也不會對我放手,反正一只麥克風在手,天下事就由名嘴說了算。

而我也知道,這些不具名影射條件與我幾乎相符的「核心幕僚」和那個目前被人人喊打企業的關係緊密的傳言,為的也就是在我的頭上打一個問號。就是先潑一堆墨水在我身上再說,反正這種事部分的名嘴先生女士也不是第一次做,也不會是最後一次做,我既不是第一個被潑墨汁的人,也不會是最後一個。

我也不意外,過去一年的落落伏伏,對於人情,心中自有一番冷暖,對於毀譽,也學著平心靜氣的看待。總之,對得起自己最重要,至於其他口刀口劍,就當是一場修煉吧。

部分名嘴先生女士,很抱歉,浪費了各位寶貴的時間。但這封信,我也不只是寫給各位看的,也同時是寫給關心我的朋友看的。

各位關心我的朋友也不用擔心,我的心情很平靜。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2020總統立委選舉

LTN集點大放送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