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部〉《觀察筆記》樂音的感動
列印


2018-11-16

那一場柏林愛樂的餘韻仍繞樑。

衛武營音樂廳演奏音場和設計美感的驚艷,是衝擊神經的第一波,自豪,在交響樂如泣如訴如慕的輕柔開場白到巨大響亮鼓聲裡,湧起陣陣自信,高雄人也有像樣的廳堂流淌樂音;很多台北音樂客南下聆賞柏林愛樂的當兒,帶著訝異的高音讚不絕口,聽在高雄人耳裡是衝擊第二波。

第三道的胸口疼痛是室外草坪樂迷的秩序井然,沉醉柏林愛樂精湛技藝到結束仍無離去,熱情歡呼來致意的愛樂團員,漸漸散場後,整片草場乾淨一如進場前,目睹,感動從心底瞬間湧上,這是我的高雄人哪。

那個原來被訕笑文化沙漠的人哪兒去了?

那位雙手油污黑臉的叢林鬥士怎不見了?

加工區走出來的女工,拆船上爬下來的焊工,他們看見城市的軌跡,一路走來踏過污染抗爭、行過暴雨的淹水,這是二十年前的歷史,沒有捷運的道路擁擠。

交響樂音休止,二萬多如水人潮消散在捷運裡,令人叫好的高雄,我的城市!(資深記者黃明裕)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