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採訪側記〉陳良基天生不服輸 想做些什麼逆轉台灣

2016/05/03 06:00

記者林曉雲/特稿

「我去美國貝爾實驗室,諾貝爾獎得主的東西可以和產業需求相連結,為什麼我們做的東西只能發表論文,這讓我很不服輸。」

「參與國科會做技術移轉,當時有很多人負面看待,我很納悶,為什麼試都沒有試過,就認為本土博士沒有能力把實驗室的成果,變成產業可用的資源,這也讓我不服輸。」

「看到美國史丹佛大學和矽谷結合且不斷轉進,我想證明台大也有這種可能,也是因為不服輸。為什麼我們的學生到史丹佛就可以這樣做,在台灣卻不行,人才潛能應該在台灣就可以被發掘出來,不用去到美國才被發掘。」

在專訪中,準教育部政務次長陳良基自剖他過去卅五年在學術界的歷程,屢屢提及「他的不服輸」,讓人印象深刻。

出身雲林縣農家子弟,種田種到十五歲,父母期待他考上五專或師專,他自嘲「剛好擠進了建中」,成為成功大學本土電機博士。兩度奪下學術界最高榮譽「國家講座」,擁有超過廿項美國專利,曾任國科會工程處微電子學門召集人、工業技術研究院電子工業研究所所長,以及國家實驗研究院院長等職。亦是國際電子電機工程師學會會士,近年因經手上百件的技轉案被稱為「技轉王」,協助兩家新創公司上市,咸認是「最會幫台大賺外快的教授」。

「把學生放心中」是陳良基做一切事的根本,他跟學生說要「make meaning」,而不是「make money」;要做有意義的事,接著就會賺錢了。

看到台灣高科技產業在二○○六年後逐漸衰退失去活力,年輕人面臨嚴重的學用落差問題,大學畢業生失業率高,起薪只有廿二K,而高科技新創上櫃上市公司逐年減少,都讓陳良基感觸很深,想做些什麼逆轉台灣。

「你一直在外面叫,就進來做一些事情,一起推動改變。」希望政府能做些什麼的陳良基,就這樣被準行政院長林全「說動」。常把「不急不急」當口頭禪、勤於溝通的陳良基,抱著理想進教育部,剛好面對高教最危險也是最關鍵的時刻,不服輸的陳良基會怎麼創新改造台灣的高教,各界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