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土地》熱血神農翁良材 田間起義抗剝削


2012-03-04

記者楊久瑩/專訪

中投公路霧峰路段的田裡,出現一種長相不起眼,高度僅到小腿,還長了許多豆莢的作物,民眾都在問:「這是什麼?」

這可是台中霧峰稻農翁良材種植的紅豆,台灣紅豆最大產區在嘉、南、高、屏,拿到偏北的台中種植,失敗風險很高,「沒人看好我在霧峰種紅豆,我就要試試看!」得過神農獎、卻又天生反骨的翁良材手裡握著大把紅豆莢說著。

身為農民,翁良材「安分」卻不「聽話」,不管再冷的寒冬,早上三點多就起床下田,晚上八點還在田裡工作,一天下來工時超過十六小時。

種米賣米 矢志讓稻田直達餐桌

這就是典型的種稻農民,每天努力地種,卻不會賣。翁良材說,相對於市場上輕易就能成交的商業行為,絕大部份稻農只能走傳統通路,依「產銷分離」規定,農民只能賣帶殼的稻穀,除非有工商登記、取得糧商執照才能賣白米,也因此,稻農必須仰賴農會或糧商收購,「農民很可憐,做得要死要活,錢多半是別人在賺。」

「為什麼農民不能自己賣白米?」終於在四年前,農民的夢想在翁良材手裡實現了。「台灣稻農有限公司」是台灣第一個由專業稻農小額出資成立的農企業,擔任第一任董事長的翁良材說:「拿到合法的賣米執照,農民自己種的米就可以自己賣,從稻田直達餐桌。」

但懂行銷的人,都為這群稻農捏把冷汗,一來隔行如隔山,二來「揭竿而起」雖然風光,事實上,翁良材不僅被某些糧商消極抵制,股東交來的米怎麼賣?賣不出去怎麼辦?草創期的艱辛如寒天飲冰水。

除了幫其他農民打出一片天,翁良材也努力在自己的農作事業上突破,許多人好奇,他賣的米為何取名「千金米」?原來,翁太太陳麗梅一舉幫他生下「五千金」。

「我太太跟我吃了一輩子的苦,五個女兒出生,沒有一次坐好月子,碰到農忙,生產完一個禮拜就跟著我下田!」每當被貸款壓得喘不過氣來,翁良材總想乾脆把地賣一賣,過得舒服點。但話一出,馬上被翁太太吐槽,太太的堅定,總能督促他在沮喪時勇往直前。

無毒農作 自力碾米品質掛保證

為增加產能及品質,堅持無毒農作、種好米也賣好米的翁良材,近三年已陸續投資逾三千六百萬元,這可是翁良材另一次大膽賭注,他堅信,將農作一貫化生產,「自己的米自己碾,不用假手碾米廠,品質就能完全控制」。

做人土直、做事執著的翁良材透露,每天一開門,光是本金、利息就要一萬元,負擔確實不輕,但是他有滿腔豪情,決心放手一搏:「我的頭已經洗下去,如果六十歲以前不能闖出一番局面,大不了變賣資產,隱姓埋名去!」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