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榮三文學獎-二、三獎得獎者
列印


2018-11-04

北比 翻轉勞保黃牛既定印象

「我覺得勞保黃牛,應該也是一種很有趣的職業。」北比說:「我想透過小人物的描寫,讓人體會不一樣的心情,以及原本對於大是大非,或善惡分明的道德定律有個重新的思考。」因在荷蘭求學而缺席頒獎的她,非常開心得獎,笑說自己「生活費」有著落,更表示未來會持續以相同題材創作。(記者陳昱勳)

劉真儀 科幻筆法寫職場現形記

劉真儀以〈守口如瓶〉寫出老鳥與菜鳥、老闆與下屬的職場現實,本以為職場中只有「加害者」與「被害者」,但她說:「加害者跟被害者的界線其實是很模糊的。」她認為加害者在某種程度上也是體制內的受害者,因而,透過科幻筆法,回顧了自身所歷的職涯,呈現另類職場現形記。(記者陳昱勳)

何亭慧 學孩子的角度改變視野

「當母親後,以為無法寫詩了,但孩子們卻給了我很多靈感。」身為家庭主婦的何亭慧,在〈給孩子的詩〉裡分享育兒生活經驗,更表露對孩子的愛。何亭慧試著「蹲低」來看世界,發現小孩所看到的與大人完全不同。何亭慧期許所有人能夠保有赤子之心,便可以對世界有新的發現。(記者陳昱勳)

663 著墨體制內的永恆困境

663以自身從事警察職務的經驗出發,詩作〈菜鳥〉道出「每天都在解決別人問題,卻沒有人解決我的問題」的困境。對於得獎,他特別以美國電視科幻喜劇動畫《瑞克和莫蒂》比擬,認為「逃離體制的幻覺,反而會對此體制更加根深蒂固」,形容得到獎就像得到了一個幻覺,兩天後還是得面對自己的困境。(記者陳昱勳)

曾柏勛 書寫是對時代的回溯

「我只是個『生活者』。」曾柏勛坦言,書寫,對他而言是一次回溯的過程,他只需忠實地反饋當下想法。所以在〈出張〉裡,他也使用了父母那個時代的語言──日文外來語等,做為敘事的載體。「出張,就是出差。」當他尋著/循著已逝父親過往穿梭於山林間的步履,好似也與年輕的父親再次相逢。(記者林婷婷)

李家棟 側寫「新住民二代」家庭關係

李家棟說,異國婚姻就像「鯨落」,是場緩慢的死亡,在不見天日的某處,沉默地慢慢分解。致力於「後山文學」育苗工作的李家棟,目前正積極帶領一群國中生體驗寫作之美,「寫作,是為了回應內在的一種騷動,而文學性筆法,就是為了讓我們替世間萬象找到一個象徵。」他笑說,他和他的學生們正處於一個教學相長的恆定狀態!(記者林婷婷)

  • 林榮三文學獎-二、三獎得獎者(資料照)

    林榮三文學獎-二、三獎得獎者(資料照)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