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校方︰調整名額 掛零非停招

教育部核定明年碩博班86組招生名額為零,包括台成清交政等頂尖大學,但學校澄清指「掛零非停招」,博士招生名額珍貴,學校是作彈性調控。 (記者林曉雲攝)

教育部核定明年碩博班86組招生名額為零,包括台成清交政等頂尖大學,但學校澄清指「掛零非停招」,博士招生名額珍貴,學校是作彈性調控。 (記者林曉雲攝)

2018/10/19 06:00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頂尖大學博士班招生名額掛零,交大八組居冠、清大六組次之,但學校強調掛零不是停招,成立博士班並不容易,有些領域看似冷門,但長遠的確有培育高階人才的需要。

清大教務長戴念華表示,學校依據系所就業情況及政府推行科研方向、註冊率、錄取率及報名人數等指標,把可貴的博碩士名額,調整到學生比較希望就讀方向,掛零不是停招,有的所組是兩年招一次,因為要成立一個博士班不容易。

交大︰有的只收外籍生

交大註冊組長張漢卿指出,八個掛零所組有部分只收外籍生、不收本國生,例如電機資訊國際博士學位學程。也因為博士班名額一直被砍,加速器光源科技與應用博士學位學程分了五組,學校一年給一個名額、各組輪流招,一○九學年可能會整併成兩組。

前大葉大學校長武東星分析,在博士生名額緊縮下,各校以學系自設的博士班招生為優先,掛零所組顯示頂尖大學與研究單位(如中央研究院、同步輻射中心)聯合招生沒有足夠吸引力,以台灣聯合大學系統或國際研究生學程招生的博士班也缺乏號召力。

武東星指出,雖然博士班屬於菁英教育,在精不在多,但如持續減招,仍會影響國力,建議祭出博士生學費與生活補助、企業提供工作機會等獎勵,多管齊下,提高報考博士學位意願。

實踐大學校長陳振貴說,一年博士畢業生三、四千人,其中七百人是流浪博士,博士要讀很久、出路卻不好,產業需才通常有碩士學位即可,讀博士的投資報酬率太低,台灣的大學博士班對外籍生仍有一定吸引力,只是全英語授課太少,國際化不足成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