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噁警假盤查真搭訕 女大生現身還原現場打臉員警說法

    有臉書粉專分享受害者投訴內容,分享曾在被員警盤查後,沒多久就收到私訊騷擾,痛批員警利用職務查看民眾個資之便,上網搜出民眾的社群媒體進行搭訕。(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IG,本報合成)

    有臉書粉專分享受害者投訴內容,分享曾在被員警盤查後,沒多久就收到私訊騷擾,痛批員警利用職務查看民眾個資之便,上網搜出民眾的社群媒體進行搭訕。(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IG,本報合成)

    2022/06/15 16:31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立委邱顯智昨批露,多名輔仁大學周邊女性指控,曾被以「穿太清涼」為由遭到新莊警分局員警假盤查、真搭訕,有臉書粉專也分享受害者投訴內容,指當時被員警盤查後,沒多久就收到私訊騷擾,痛批員警利用職務查看民眾個資之便,上網搜出民眾的社群媒體進行搭訕,相關內容也釣出其他網友,表示自己也曾受害。針對員警稱是在聊天知道對方IG,受害者也強調「哪來的『聊天』?」

    據本報報導,新莊警分局展開調查,發現該案為3年前發生,並指高姓警員沒使用公務資訊電腦查詢個資,為核對證件放行,但高員事後私下以IG帳號傳訊,衍生社會不良觀感行徑,仍有疏失,分局已核予申誡處分在案,要求該單位主管個別加強輔導。

    臉書粉專「直男行為研究社」時常分享「各種直男行為&戀愛中遇到的爛事」,並以「每則貼文都是真實發生且獲得投稿授權」為原則發文,近日該粉專分享,有社員沐容(社群暱稱)投訴,2019年8月在就讀輔大期間,曾於深夜走在半路上遭到員警盤查,並以沐容穿著清涼為由要求她交出身分證。沐容表示當下雖然感覺很差,但因為對方的警察身分還是配合。

    不料過沒多久沐容就收到該名員警在臉書及IG私訊她,留訊息稱「我是剛剛盤查妳的警察,不介意的話可以當個朋友^^」、「我是剛剛盤查妳的警察,妳覺得可以當朋友再加吧」等。沐容也特地挖出當天的穿搭,並直言「這件事害我好長一段時間都在檢討自己是不是真的穿太少,事後想想根本就是很一般女大生的look吧」,在底下也有許多網友表示「哪裡清涼?普通穿搭而已」、「不管穿什麼衣服半夜走在路上就要被盤查?」、「跟穿得少不少完全無關!穿什麼都不能被假盤查騙個資搭訕」。

    沐容也質疑,「身為警察,使用自己的公權力盤查自己想認識的女生,看了身分證的名字再去搜尋社群媒體後繼續搭訕,後續真的越想越不舒服」、「雖然知道這是個案,我個人是不至於對警察整體感到反感,但還是很震驚怎麼會有這種事情就是了」。

    後續沐容在IG上也PO出限動,表示「身邊受該名員警騷擾的同學真的不少,但不是大家都願意冒著被檢討的風險大聊特聊,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花時間及情緒勞動成本,去面對檢舉流程還要回憶事發經過的處境」,並指若不是「直男行為研究社」建立了讓女性安心發聲的管道,也不會知道原來有那麼多女孩跟她一樣,被警察用同樣的手法騷擾過。

    新莊警分局則回應,稱當時「該名員警只是上前關心,並未使用公務資訊電腦查詢個資,只簡單核對證件就放行」、「是在聊天知道女子的IG化名,事後私下傳訊息,分局已經適當處分在案」。

    沐容也回應「他的口吻明明就很輕佻,再者,關心歸關心,為什麼要核對證件?」、「被奇怪的理由盤查已經很不舒服了,哪來的『聊天』?」強調當時只是針對警察提出的問題進行回答,怒斥對方「想製造是我自願提供聯絡方式的劇情嗎」。

    她也強調,目前的IG化名,是在2019年12月才算命去的,但事發時間是在同年的8月,她推測該名警察是透過本名找到臉書,在透過臉書連動IG的功能才找到她的IG並私訊她,並批該名員警「到底哪來的聊天知道我IG化名一說?還是該名員警搭訕過太多女生了?」她在接受本報採訪時也提到「希望該名員警受到懲處、也呼籲警界不再有這種事情發生」。

    「直男行為研究社」在臉書上的發文,也引起大批網友熱議,其中更有部分網友留言表示「我也遇過,警察亂查詢我個資,超生氣的」、「這種警察很多 很多朋友都有遇到過 真的很無語…」、「我有類似的遭遇,我是騎車紅燈右轉被攔下來,然後留了電話....被傳訊息說想認識之類的」、「其實很多警察..嘖嘖...我老婆年輕時被盤查過還問電話號碼」,讓其他網友紛紛直呼「看完留言我怎麼覺得這種警察好像不在少數…」、「可以抓出來懲處嗎?這太超過了!」、「這一定要檢舉」等,但也有人表示「檢舉投訴後搞不好被騷擾的更嚴重...」。

    有臉書粉專分享受害者投訴內容,分享曾在被員警盤查後,沒多久就收到私訊騷擾,痛批員警利用職務查看民眾個資之便,上網搜出民眾的社群媒體進行搭訕。(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

    有臉書粉專分享受害者投訴內容,分享曾在被員警盤查後,沒多久就收到私訊騷擾,痛批員警利用職務查看民眾個資之便,上網搜出民眾的社群媒體進行搭訕。(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

    有受害者向臉書粉專「直男行為研究社」分享投訴內容,分享曾在被員警盤查後,沒多久就收到私訊騷擾,痛批員警利用職務查看民眾個資之便,上網搜出民眾的社群媒體進行搭訕。(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

    有受害者向臉書粉專「直男行為研究社」分享投訴內容,分享曾在被員警盤查後,沒多久就收到私訊騷擾,痛批員警利用職務查看民眾個資之便,上網搜出民眾的社群媒體進行搭訕。(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

    有員警被控在盤查女大生後,私自搜尋女大生的臉書及IG,並私訊她留訊息稱「我是剛剛盤查妳的警察,不介意的話可以當個朋友^^」、「我是剛剛盤查妳的警察,妳覺得可以當朋友再加吧」等。(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

    有員警被控在盤查女大生後,私自搜尋女大生的臉書及IG,並私訊她留訊息稱「我是剛剛盤查妳的警察,不介意的話可以當個朋友^^」、「我是剛剛盤查妳的警察,妳覺得可以當朋友再加吧」等。(圖擷自「直男行為研究社」臉書粉專)

    針對涉事的新莊分局回應,稱當時「該名員警只是上前關心,並未使用公務資訊電腦查詢個資」、「是在聊天知道女子的IG化名」,該名社員也回應「他的口吻明明就很輕挑」、「被奇怪的理由盤查已經很不舒服了,哪來的『聊天』?」(圖擷自IG)

    針對涉事的新莊分局回應,稱當時「該名員警只是上前關心,並未使用公務資訊電腦查詢個資」、「是在聊天知道女子的IG化名」,該名社員也回應「他的口吻明明就很輕挑」、「被奇怪的理由盤查已經很不舒服了,哪來的『聊天』?」(圖擷自IG)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生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