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的瀏覽器。

請至Edge官網下載 請至FireFox官網下載 請至Google官網下載
晴時多雲

    限制級
    您即將進入之新聞內容 需滿18歲 方可瀏覽。
    根據「電腦網路內容分級處理辦法」修正條文第六條第三款規定,已於網站首頁或各該限制級網頁,依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規定作標示。 台灣網站分級推廣基金會(TICRF)網站:http://www.ticrf.org.tw

    烏克蘭出版業登台北國際書展 切磋文化保衛經驗

    烏克蘭最大出版品銷售平台Yakaboo國際市場發展部主任布恬科(Valentina Butenko)。(中央社)

    烏克蘭最大出版品銷售平台Yakaboo國際市場發展部主任布恬科(Valentina Butenko)。(中央社)

    2022/05/15 23:17

    〔中央社〕台北國際書展6月初登場,創先例設烏克蘭專區。受邀參加的烏克蘭最大出版品銷售平台Yakaboo期待與台灣交流語言、文化復興以及重建、保衛國家民族認同的經驗。

    Yakaboo國際市場發展部主任布恬科(Valentina Butenko)認為,台灣的主權和獨立持續面臨威脅,但在保存語言、文化和認同方面,有許多經驗值得烏克蘭參考或借鑑。

    俄羅斯2月24日全面侵略烏克蘭,但在此之前,俄方至少近10多年來日益強化的對烏克蘭語言、文化以及國家民族認同的否定,早已為在精神和實體層次上全面消滅烏克蘭鋪路。

    無視烏克蘭「不屬於」俄羅斯或蘇聯一部分的時間比被劃入俄羅斯或蘇聯統治範圍的時間要長得多,且俄、烏雙方在1990年代簽署的數項協議也要求尊重彼此受國際法約束的既定國界,俄羅斯總統普廷(Vladimir Putin)多次宣稱,沒有所謂的烏克蘭語、烏克蘭根本稱不上是一個國家、不存在獨立的烏克蘭民族。

    布恬科說,當烏克蘭面對這樣全面性的生存危機,更凸顯書與知識的重要。

    布恬科明天啟程前往台灣,近日接受中央社記者採訪。她感謝文化部主動表達願意資助組成規模更大的烏克蘭代表團,可惜戰爭讓她無法如願帶更多人和出版品到台灣。

    布恬科4月上旬曾在「倫敦書展」(London Book Fair)接受中央社採訪,期間提到烏克蘭不僅需要國際社會協助戰勝俄羅斯,也期待各界能真正開始「聽見、看見」並進而「聽懂、看懂」烏克蘭。她期許自己盡力推動奪回烏克蘭在國際舞台的話語權;另一方面,她說,經過這場戰爭,烏克蘭對「台灣觀點」的興趣只會有增無減。

    報導刊出後,獲邀參加台北國際書展的布恬科近日透露,她精選約30件烏克蘭出版品,力求以最有效的方式讓台灣各界理解烏克蘭歷史和文化,作品涵蓋虛構與非虛構文類。

    面對首次訪台,她非常期待與台灣出版業界和作者交流,以建立長期合作。她希望,不僅有烏克蘭各類型作品能在台灣被翻譯、出版,烏克蘭書市也能有更多台灣作品。

    年約19歲的布恬科對訪台肩負的重大任務感到既緊張又興奮。她受邀在台北國際書展擔任講座與談人,介紹烏克蘭整體現況、書市以及語言、文化與政治的多方交互作用。此外,她將造訪台灣各地重要的歷史和文化地標,包括國家人權博物館,為日後推動雙邊相關領域交流汲取養分。

    為台灣行做準備之餘,布恬科約兩週前曾回到烏克蘭探望親人、處理公司業務。

    戰爭爆發後,Yakaboo員工冒著被俄軍槍林彈雨擊中的風險,將超過100萬本書陸續移出基輔(Kyiv),並在位於烏克蘭西南部、鄰近羅馬尼亞的車尼夫希市(Chernivtsi)建立暫時的辦公和倉儲據點。車尼夫希與基輔市之間的距離超過400公里。

    由於基輔情勢已趨於穩定,布恬科和員工們近日逐漸將業務遷回原來的基輔總部。過程中,俄軍的砲火依然威脅她們的安全。

    布恬科說,雖然戰爭造成深刻的精神創傷和壓力,烏克蘭各界仍努力試著讓生活和經濟活動步上常軌,畢竟財政收入是保衛國家的重要條件。這也是她十分期待與台灣夥伴建立商業合作關係的原因之一。

    她提到,雖然戰爭毀壞了烏克蘭的出版活動、業界普遍面臨生存危機,Yakaboo仍盡其所能留住員工、尋找財源。

    儘管在軍事、政治上對俄取得完全勝利以及後續的復原重建工作是條漫漫長路,布恬科說,她相信烏克蘭人不會輕易妥協、放棄,「烏克蘭不是那種說跪就跪的國家」。

    Yakaboo甚至計畫擴大業務據點,在車尼夫希市及烏克蘭其他城鎮建立營運設施。這除了有助刺激就業,也是烏克蘭文化復興保衛戰一環。

    車尼夫希市是烏克蘭文化重鎮、也是購書率最高的其中一個烏克蘭城市,在全球疫情爆發和俄羅斯全面入侵前,每年舉辦多場國際藝文活動,包括烏克蘭規模最大的文學詩歌季之一「車尼夫希子午線」(Meridian Czernowitz)。

    在俄羅斯帝國和蘇聯統治下,烏克蘭的語言、文化、歷史和認同長期遭制度性壓制、扭曲和貶抑。相較於莫斯科用來推動「大一統」的俄語,烏克蘭語被宣傳為次等、「上不了檯面」的語言,烏克蘭的文化菁英則屢遭「清洗」和迫害。

    1991年,烏克蘭脫離蘇聯獨立,但莫斯科從未放棄利用源自蘇聯時代的政治、經濟、社會和文化網絡,透過資本寡頭、媒體以及在烏克蘭政界、國安軍事圈的「協力者」企圖影響烏克蘭內外局勢。

    2014年,俄羅斯併吞克里米亞(Crimea)、隨後占領烏克蘭部分東部領土,藉口之一是「保護當地被迫害的俄語人口」。

    然而,雖然有嫻熟程度的差別,烏克蘭民眾大多同時具備烏、俄語能力,2019年通過的「國家語言法」也保障克里米亞韃靼人等原住民和少數民族的語言、文化權利,更未禁止使用俄語。

    倒是今年2月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後,進一步的「去俄化」趨勢不僅可見於莫斯科宣傳為「親俄」的烏克蘭東部,也可見於拒絕出兵援助俄羅斯的哈薩克等「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前蘇聯國家「盟友」。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相關新聞
    生活今日熱門

    網友回應

    此網頁已閒置超過5分鐘,請點擊透明黑底或右下角 X 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