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遭癡女騷擾近兩年無法可治!受害男律師:狂賀跟騷法通過

律師簡大為被任教的補習班女學生持續騷擾了將近兩年,他以受害者身分狂賀「看到三讀通過時,我整個普!天!同!慶!」。圖為該名女學生跟蹤到他的律師事務所。(簡大為授權提供)

律師簡大為被任教的補習班女學生持續騷擾了將近兩年,他以受害者身分狂賀「看到三讀通過時,我整個普!天!同!慶!」。圖為該名女學生跟蹤到他的律師事務所。(簡大為授權提供)

2021/11/25 23:23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跟蹤騷擾防制法》本月19日三讀通過,卻有不少網友擔憂「如果追求不成被舉報騷擾怎麼辦?」、「就是推動不得談戀愛的基礎法源」、「長得醜也被告騷擾」。對此,律師簡大為以被一名女性持續騷擾了將近兩年的受害者身分,發文解釋為何「看到三讀通過時,我整個普!天!同!慶!」,簡大為更說,「你要是真的被舉報成功,你XX就是跟這個神經病一樣,就是一個變態而不自知,被抓進去關也剛好而已」。

律師簡大為22日在批踢踢男女版發表題為「[心情]跟騷法通過根本普天同慶」的文章指出,他身兼律師與補習班老師,從業以來謹守分際、避免與學生有私底下的接觸,卻遇到一名他完全沒印象的女學生幻想與他有婚姻關係,更用盡各種方式騷擾他。簡大為也坦言,「我是律師,應該比閱讀這篇文章的你更有能力用合法手段保護自己,但當時在沒有任何法律的情況下,我依然束手無策」。

簡大為表示,最初是事務所收到一封補習班女學生的情書,稱簡大為在講台上授課的模樣似乎是在勾引她,更稱等兩人脫離師生關係後,「我們可以很勇敢」,文末還強調她不是跟蹤狂。但由於簡大為不知道這名女學生到底是誰,因此請補習班代為退回這封情書。

這名女學生在情書被退回後,仍透過各種管道來接觸簡大為,包含傳簡訊、請他人轉交禮物,還幻想她跟簡大為過去有一段情,造謠她現在正被另一名同為律師的補習班老師追求,所以簡大為試圖挽回她。

這名女學生在被簡大為多次斷然拒絕後「愈挫愈勇」,甚至變本加厲,直接偷偷跟蹤簡大為到事務所。對此,簡大為痛斥,「毛到不行!一想到我在電梯時,她緊緊跟在我後面一起搭乘,我真的都快吐出來」。

簡大為表示,在跟騷法通過前,「根本沒有一部法律可以處罰這種持續的跟追、騷擾、發文幻想的行為」,最後他在這部法令通過的前幾天,向她的公司寄發性騷擾檢舉函,「頂多就是等性騷擾成立後,送她損害賠償全餐」。

「這件事情根本跟性別無關,在這種事情裡面,被害人永遠都是弱勢的。」簡大為強調,「正是欠缺法律來規範這種行為,那個變態才可以這麼囂張,所以不要在那邊靠杯說什麼:『怎麼辦,如果追求不成被舉報騷擾怎麼辦?』」

簡大為繼續說,「就算真的有模糊地帶好了,這部法令是以『警告』為優先,如果『你覺得』是模糊地帶不是騷擾,收到警察書面警告後,你是不會自己停下來想一想為什麼被誤會?或是先緩緩?為什麼一定要這麼賤,在有書面警告的前提下,一而再、再而三的進行你所謂的『追求』,搞到自己有刑責?」

「就我看來,你要是真的被舉報成功,你XX就是跟這個神經病一樣,就是一個變態而不自知,被抓進去關也剛好而已。」簡大為痛斥,「自己不想想被舉報騷擾的原因,就是因為做了對方不喜歡的事,還執意為之。那我只能說,你還真是活該。」

文章引起網友熱議,「在受罰者的眼裡,都是THEY的錯,自己都是無辜的」、「好險這法律通過了」、「那杯水要告我跟騷」、「只有一堆搞不清跟騷跟正常追求的,會在那邊叫叫叫」、「其實有些人根本不是不知道自己在騷擾,只是覺得這樣騷擾可以讓對方記得自己、可以假裝兩個人生活有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