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機組員心聲「見父親最後一面好難...」 盼中央調整居檢方案

在家中居家檢疫的長榮B777機師劉應隆(投影幕上)透過視訊,向外界說出機組員的心聲,「居檢對機組員來說是永無止盡的夢魘,沒有自由的日子」。(記者魏瑾筠攝)

在家中居家檢疫的長榮B777機師劉應隆(投影幕上)透過視訊,向外界說出機組員的心聲,「居檢對機組員來說是永無止盡的夢魘,沒有自由的日子」。(記者魏瑾筠攝)

2021/04/06 18:45

〔記者魏瑾筠/桃園報導〕桃園市長鄭文燦今天下午前往長榮航空視察機組員居家檢疫情形,其中3日剛從舊金山飛抵返台進行居檢的長榮B777機師劉應隆透過視訊,向外界說出機組員的心聲,「居檢對機組員來說是永無止盡的夢魘,沒有自由的日子⋯⋯」甚至有機組員直呼「執勤泡泡」根本是變相的居家隔離,小孩到校上課還要承受異樣眼光,希望中央能幫幫忙,適度調整居檢方案。

鄭文燦表示,機組員算是廣義的防疫人員,也是站在第一線,針對「執勤泡泡」的風險管理會讓疾病管制署了解,進行適度調整,一是現在已經4月,希望在5月前中央可針對採檢結果,對5+9方案(5天居家檢疫、9天自主健康管理)的「執勤泡泡」做更合理說明,其中有關加強自主健康管理規範,由於當中都是禁止出入特定場所,形同居家隔離,會建議中央改以正面表列,其二是爭取機組員能盡快施打疫苗,相信疫苗打了、防護力增強了,可讓機組員正常生活。

劉應隆說,目前一般境外入境旅客需要居家檢疫14天,機組員則是經過好幾輪調整改為5+9,由航空公司自行執行,確保防疫安全,然而現行機組員檢疫工作,非常需要調整的部分,他直言「希望可以做的更好,讓機組員身心健康可以更好」。

「很多同仁一年多以來沒有洗牙⋯⋯」劉應隆說,從機組員上飛機、下飛機隔離到旅館、再回到台灣家中居家檢疫,過的是沒有自由的日子,之前72小時勉強可以忍受,但現在吃飯、購物、就醫都是問題。

劉應隆分享,去年年初其父親因身體不好,頻繁進出醫院,都是當高中老師的姊姊請假陪父親看病,加上他的職業,即便沒有居檢也不能去醫院。

「姊姊跟我說,這次真的是最後一次可以看到爸爸⋯⋯」,劉應隆說,今年1月4日早上,他剛從芝加哥飛抵台,隔天姊姊通知父親高燒住院,8日上午姊姊打電話給他,要他想辦法到醫院見父親最後一面,當時他才居檢第4天,只能連忙趕緊通知公司,坐防疫計程車到機場採檢,再聯絡桃園市政府衛生局、淡水馬偕醫院感染科,等到下午採檢結果出爐為陰性,再傳給衛生局、馬偕,並到派出所解除電子圍籬,直到晚上8點才到病房。

劉應隆說,由於他是居檢者,父親還得轉到個人病房,讓他見到最後一面,且原先規定本來可以外出2小時,但由於身旁都是管制人員,僅看到半小時,晚上回到家,「姊姊說父親看到我放心地走了」。

「出個門這麼困難,都能從美國飛回來了。」劉應隆感嘆,當天從早忙到晚,才終於能看父親一面,父親過世後還有後事處理,只能透過視訊聯繫,也感謝公司幫忙改班,讓他能替父親做頭七、法會。

劉應隆強調,防疫不是兒戲、演戲,不論是在台灣或國外,機組員都是戴好口罩、勤洗手,他自己算過這一年多以來,在機場接觸到的不特定人士不超過十人,不解為什麼海關人員每天接觸的人比機組員多,「他們不需要關,為什麼我們需要關」?

「試問我一年有哪一天不是在個人健康管理?」長榮航空B787機長張掄古也說,每次有機組員看到他,都會花5到10分鐘期間在發牢騷,從過外出去回來14天,再飛去回來14天,雖然幸運的是,沒有劉應隆遇到的情況,但包括親友聚會、孩子學校的事情都沒有辦法參與,希望鄭文燦不論用什麼方式,都能好好解決。

長榮航空指導事務長張凱為也說,疫情爆發這1年多來,身邊有不少同事遇到同樣困難,而她作為一名母親,也讓小孩成為在學校人人刻意保持距離的對象,感謝鄭文燦傾聽機組員心聲,希望能夠適度調整居檢方案。

相關新聞請見︰

「武漢肺炎專區」請點此,更多相關訊息,帶您第一手掌握。

長榮航空指導事務長張凱為(中舉麥克風者)說,她作為一名母親,讓小孩成為在學校人人刻意保持距離的對象。(記者魏瑾筠攝)

長榮航空指導事務長張凱為(中舉麥克風者)說,她作為一名母親,讓小孩成為在學校人人刻意保持距離的對象。(記者魏瑾筠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