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雙連埤生態教室環保價值 荒野擬發聲明說明

荒野保護協會經營的雙連埤生態教室,因地方有需求,員山鄉公所向縣府爭取空間,擬設置客家文化館,引發荒野反彈。(記者林敬倫攝)

荒野保護協會經營的雙連埤生態教室,因地方有需求,員山鄉公所向縣府爭取空間,擬設置客家文化館,引發荒野反彈。(記者林敬倫攝)

2021/03/05 22:27

〔記者林敬倫/宜蘭報導〕荒野保護協會經營的雙連埤生態教室,因地方有需求,員山鄉公所向縣府爭取空間,擬設置客家文化館,引發荒野反彈;員山籍議員陳俊宇認為,地方居民只是希望有個空間可以使用,沒有要趕走荒野;荒野回應,生態教室空間不大,兩個不同使用目的的單位進駐,恐有衝突,將發布聲明說明生態教室的環保價值,爭取認同。

雙連埤生態教室位於雙連埤旁,原為大湖國小雙連埤分校,土地雖屬於員山鄉公所,但建物由縣府管理,2002年起由荒野開始承租,以便在當地進行生態搶救工作;但員山鄉公所因地方有需求,向縣府提出,要撥用生態教室建物,朝設立客家文化館的方向規劃。

縣府也於去年12月31日,與荒野3年1期的租約到期後,決定不與荒野續約,待公所提出計畫案後,會將空間撥用給公所使用,被荒野批評,環保立縣價值淪喪,將雙連埤當作風景區看待;但陳俊宇認為,雙連埤生態教室是當地唯一的公共空間,為什麼在地人不能自由使用,開個會只能到土地公廟去借場地。

陳俊宇說,地方多次向荒野提及,希望可以用生態教室1至2間教室就好,但荒野就是不同意,他認為,荒野這幾年的成果大家有目共睹,但階段性任務應該已經結束,居民的環保意識也已經抬頭,生態教室應該還給在地人。

荒野保護協會雙連埤生態教室主任黃震福表示,生態教室空間不大,如兩個不同使用目的的單位進駐,恐怕會容易有衝突、紛爭,過去地方上有提出使用需求,荒野只要沒有活動,一定會將空間讓出來。

黃震福說,雙連埤生態教室的設置很有歷史,更具環保價值,是台灣少數由公部門設立的環境教育空間,只是很多人不了解,未來將發布聲明說明,爭取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