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郭慧娟辦「死亡咖啡館」 6年400場2萬人暢談生死議題

郭慧娟6年來開辦400場「死亡咖啡館」,帶動生死議題對談的風氣。(記者劉曉欣攝)

郭慧娟6年來開辦400場「死亡咖啡館」,帶動生死議題對談的風氣。(記者劉曉欣攝)

2020/12/20 17:30

[記者劉曉欣/彰化報導]許多人害怕談死,生死關懷教育推廣協會理事長郭慧娟,6年前推出「死亡咖啡館」,透過喝咖啡聊生死議題,第一次辦理就大受歡迎,報名額滿,6年來總共舉辦400多場,共有2萬多人參加來暢談生死:她說,只有好好面對死亡,討論死亡,就是提醒我們都要好好活,把握今天,活在當下!

郭慧娟原本是主跑司法路線的記者,因為幫忙從事殯葬業友人成立公會,開始接觸禮儀師,也進入南華大學念了生死學研究所,才發現任何人在面對生死都會遇到的種種糾結與不知所措,後來父親突然過世,她剛好因為自己在寫論文時,曾錄音訪談父親對於死亡的看法與安排,也與家人討論並分享,最後按照父親生前想要「自由自在」的想法,為父親穿上最喜愛的西裝,並選擇樹葬。

郭慧娟2014年開始推出「死亡咖啡館」講座,主題就是探討生死,原本以為台灣人很保守,還怕報名的情況會冷冷清清,沒想到,第一次推出就大受歡迎,還出現報名額滿情況,6年來共辦400多場,共有2萬多人參加,年紀最小的是9歲,最高齡的是97歲長者,從男女老幼到各行各業都有,才發現「死亡咖啡館」的高人氣,正是因為台灣人長期對生死議題的隱諱不談,很多人「想談卻不知找誰談」,而「死亡咖啡館」就提供最好的機會與對話的平台。

郭慧娟在「死亡咖啡館」與2萬人對談,每個人對生死議題都有不同的故事;曾經有個女子因為在2年內送走4名親人,心中的悲傷與遺憾卻終於有機會說出來;也曾經有位文青女孩在父親過世後多年,仍天天打電話給離世的父親說說內心話,在家人認為這是不合理的舉動下停止打電話,但思念父親抹不去的哀傷卻成滿腹憂愁,在「死亡咖啡館」與大家分享思父情感,在眾人言語支持下,文青女認為自己被理解了,也被療癒了。

開啟生死議題的對談可能,郭慧娟說,最重要的就是自己要想清楚,也要跟家人說清楚,她就很明確告知家人,在人生的最後一程,無論醫療或是葬禮,她都要以自然的方式來離開人間,避免過度醫療,如果器官、大體可以再利用,希望能進行捐贈,無論樹葬或是花葬都很好,但不要燒紙錢,希望親友帶著鮮花與書來看她,大家坐下來喝喝咖啡,說說話,用她希望的方式來追念她。

郭慧娟說,台灣人習慣在殯葬過程裡「博杯」,這其實是充滿不確定的焦慮,許多人不談生死,認為一切都是「心照不宣」,反而讓許多人都在面對生死時留下滿滿的遺憾,只有好好談生死,才能更安心活在現在!

郭慧娟不只開辦「死亡咖啡館」,還設計生命桌遊,探討生老病死。(記者劉曉欣攝)

郭慧娟不只開辦「死亡咖啡館」,還設計生命桌遊,探討生老病死。(記者劉曉欣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