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南鐵拆遷明天最後期限 最後拒遷戶擋拆行動今午開始

南鐵拒遷戶剩南市東區青年路二二五巷內的陳家。(記者王俊忠攝)

南鐵拒遷戶剩南市東區青年路二二五巷內的陳家。(記者王俊忠攝)

2020/07/22 10:44

〔記者王俊忠/台南報導〕台南鐵路東移地下化拒遷戶拆除作業進入最後尾聲,拒遷戶剩下東區青年路3戶。不過,鐵道局中工處人員表示,原訂7月23日清晨要強制拆除的東區青年路這3戶,經過再溝通、協調,其中呂姓、曾姓兩住戶在近日相繼簽下搬遷同意書,明天清晨不會強拆;拒遷戶只剩下青年路225巷內的陳致曉教授父母1戶住宅。

陳致曉教授在臉書放上其父母在門口揮手的照片。(圖:取自陳致曉臉書)

陳致曉教授在臉書放上其父母在門口揮手的照片。(圖:取自陳致曉臉書)

鐵道局中工處主任工程司吳志仁表示,在北區開元路黃家兩戶決定簽下搬遷同意書後,南鐵拒遷戶剩下最後3戶,分別是青年路215巷6號的呂家與青年路225巷1號陳家、225巷3號的曾家,其中,呂家與曾家在近日經過持續溝通後,已先後同意簽下搬遷同意書,所以這兩家在明天清晨不會強拆了!

陳致曉教授在臉書秀出他家有優雅浪漫的圓型旋轉樓梯。(圖:取自陳致曉臉書)

陳致曉教授在臉書秀出他家有優雅浪漫的圓型旋轉樓梯。(圖:取自陳致曉臉書)

至於青年路225巷1號的陳家,吳志仁說,反南鐵東移自救會長陳致曉教授不搬遷的態度仍很堅持,陳還在臉書號召同志於今天中午先進駐陳家,有擋拆舉動,但鐵道局仍不會放棄與陳教授及其父母溝通、協商的機會,希望陳教授能以大局為重、同意搬遷,促成南鐵早日地下化,避免沿線平交道常發生的交通事故、縫合市區交通動線,「強拆是不得已的作法,鐵道局不到最後一刻不會強拆」。

陳致曉教授在臉書秀出他家有優雅浪漫的圓型旋轉樓梯。(圖:取自陳致曉臉書)

陳致曉教授在臉書秀出他家有優雅浪漫的圓型旋轉樓梯。(圖:取自陳致曉臉書)

陳致曉則在臉書po文說,因應鐵道局要封路,號召反南鐵東移同志於今天中午12點先進駐青年路陳家,以展開擋拆行動。他也在臉書引用自己於2018年寫的1篇「我家、我父、我母」文章,文內文情並茂、批判政客以公共利益為名掠奪百姓土地,也秀出其住家有費雯麗式圓梯等典雅裝潢。

陳致曉文章指出,南鐵東移徵收範圍達8.1公里,所包含居民具高度多樣性,有極度經濟、知識弱勢,甚至下一代都棄養者;有老台南世家、前清舉人之後,醫生、律師、建築師、教師、教授、官員、法曹、出版商、書局老闆、藝術家(非常遺憾地,這些高端人口未必積極抗爭)等。更多的是一般胼手胝足的中產階級,房屋樣貌有鐵皮屋、磚造屋、世家庭園建築、5層公寓、14層現代高樓、連棟鋼筋建築,更多的是一般2、3層獨立透天厝。

陳教授表示,其家起建於1971年,歷經3年完工,設計由他父親(戰後成大土木系第1屆畢)、母親(著迷於費雯麗電影的浪漫文青教師)和名建築師傅顯耀共同設計。屋內裝潢包含打掉兩次才令母親滿意的費雯麗式圓梯、簡約風燈具、Art Nouveau天花板等,是母親參考諸多日文書籍、雜誌所定案,皆為耗心之作,所用建材包含花東大理石、嘉義阿里山檜木、日本哈密瓜裂紋特殊油漆等如今不但高價,甚至亦難再尋。

陳致曉認為,本案爭點一直是「土地浮濫徵收、公地不用搶民地」,而非補償價格,就算給陳家幾億元,他們也一樣拒絕南鐵東移濫徵。因為,這是公共政策的問題,而非私人利益之爭。然而,南鐵案進行到協議價購階段,由政府自定的「重建補償」更可見政客透過公權力遂行其貪婪的搶劫行徑,以他家日式洋風建築為例,每建坪「重建補償」價格是2.9萬元,你說荒謬不荒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