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文史團體提新事證 台中天外天劇場叩關文資身分再失利

天外天劇場叩關文資身分再失利,中市審議會維持不指定、不登錄。(文資處提供)

天外天劇場叩關文資身分再失利,中市審議會維持不指定、不登錄。(文資處提供)

2020/03/09 20:05

〔記者蘇孟娟/台中報導〕興建於1919年的台中市東區老戲院「天外天劇場」6年前經民間奔走搶救,爭取列入文資身分,保存城市記憶,但數度叩關台中市文資審議委員會均失利,今年台中市文化局提新事證,再申請列入台中市定古蹟或歷史建築,但台中市文資審議委員會開會後仍決議維持2015年審議結果,歷經兩任市府,均不予指定為古蹟,也不登錄為歷史建築。

有鑑於天外天劇場的歷史意義,民間團體「中城再生文化協會」擬發起「一人一萬、搶救天外天」公民行動,盼聚集有識之士的力量,拚「把天外天買下來」希望工程,用公民力量把城市記憶保存下來。

台中市東區的「天外天劇場」建於1919年,原是台中仕紳吳鸞旂私人戲院,1935年由吳鸞旂之子吳子瑜將其擴建,並開放給一般民眾入場觀看,後因二次大戰期間,戲院受到戰火波及停業,至戰後才得恢復;之後天外天劇場建築主體歷經國際戲院、國際賽鴿中心、冷凍冰庫出租及收費停車場使用。

2014年3月文史團體基於天外天劇場是台灣已知現存最早的民營歐式劇院,及台中最後一座日本時代老戲院等歷史價值,發起保存行動,2015年台中市府召開「台中市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及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會」審議後,因劇場形貌已改變多次,主結構也毀損,加上所有權人不同意等,決議不予指定或登錄。

文史團體6年來再接再厲提新事證爭取再議,文化部終於在2017年要求台中市進行「天外天劇場建築測繪及簡易歷史調查」,文資處指出,今年調查研究結果出爐,發現3項新事證,包括1、迎合台灣1930年至1937年多元構材之演變與嘗試,天外天劇場同時運用鋼骨(原鉄骨)及鋼筋(原鉄筋)混凝土造,且為整體結構為承重牆系統,見證了臺灣日治時期構造發展之趨勢,這或許也是吳子瑜對於興建劇場的企圖心。2、天外天劇場建築量體為圓形及矩形組合形體,以日治時期劇場建築而言相當少見,屋架系統也因此呈現放射狀鋼桁架。3、天外天劇場之興建方式、規模等級,近似日治時期的官方劇場建築等,重新獲得文資價值審議的資格,文化局提報市定古蹟或歷史建築,再度送交台中文資議委員會審議。

由於台中火車站高架化後,近年來市府積極縫合台中市前後站銜接及城市發展落差,加上台中火車站新站啟用後,原屬後站的地區開啟發展新契機,天外天劇場的文資審議案備受矚目。

不過,幾經審議會討論後,審議會仍以本次所提新事證未見文資評估後所具備之價值、本建物非圓頂且現況室內多處變更、無相關室內照片等資料,此外所謂之新事證,未能増加或改變文資價值等理由,維持2015年審議結果,決議不指定不登錄。

針對天外天劇場爭取文資身分糾葛6年,文化局長張大春指出,過程中雖文史團體提供不少意見,但在委外調查研究1年多來,也接獲不少來自所有權人表達遲遲等不到處分結果,無所適從;儘管各界意見紛仍,文資審議須經專業認定,文化局必須尊重專業,尊重審議會經充分討論後的決議。

張大春指出,任何具歷史的老建築均有其價值,未來也盼所有權人或有意開發者能將天外天劇場的歷史之美保存下來。

審議結果傳出,已有文史工作者大表遺憾,有人指,目前市府的市定古蹟以三合院建築居多,多屬於私人宅第若保存者,相形之下,天外天劇場的公共性高於私人宅第式市定古蹟,卻屢未獲重視;也有人指出,日前市府才大動作宣稱展誠意溝通並以7億餘元,促成「大智慧學苑」大樓地主愛台中主動拆大樓,以利大智路貫通,但在保存天外天劇場上,卻未見主動作為,令人惋惜且遺憾。

文史團體「中城再生文化協會」更計畫發起「一人一萬,搶救天外天」行動,協會強調,文化資產是市民生活的容器,同時也是社會資本積累的文化表現,當政府和企業都無法期待時,身為公民能為城市做什麼,希望藉由「一人一萬元!搶救天外天!」行動,以募資方式買下天外天建築本體,預估加計整建費用後,約需3億元。

協會指出,日前在協會臉書發出「一人一萬,搶救天外天」行動意願調整,短短10小時就收到400人表態願共襄盛舉,讓協會士氣大振;協會指出,會先尋求企業支持,盼循中央書局再生的模式,找到願意為文化傳承盡心意的企業,促成天外天劇場延續下一章,傳存城市記憶。

天外天劇場叩關文資身分再失利,中市審議會維持不指定、不登錄。(文資處提供)

天外天劇場叩關文資身分再失利,中市審議會維持不指定、不登錄。(文資處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