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武漢肺炎》台灣出現首例 病毒學者:可用SARS經驗防疫

台灣確診首例武漢肺炎,機場貼有防疫宣傳,遊客也紛紛戴上口罩。(記者劉信德攝)

台灣確診首例武漢肺炎,機場貼有防疫宣傳,遊客也紛紛戴上口罩。(記者劉信德攝)

2020/01/21 20:43

〔記者吳亮儀/台北報導〕台灣出現首例武漢肺炎病患,長庚大學新興病毒感染研究中心主任施信如認為,其實台灣有面對SARS的經驗,用當時的防疫模式來面對武漢病毒應有效果,且能有效檢驗,加上政府反應速度快、宣導也好,這是台灣防疫有優勢的部分。

施信如說,武漢肺炎麻煩的地方在於它是冠狀病毒、基因重組快速,也是RNA病毒(核糖核酸病毒),相較DNA病毒有較高變異性,變化快速,可能已經從一開始的動物傳人,「跳躍」到有效率的人傳人。

施信如說,很多中國人愛吃野味,加上人多群聚在一起,新興病毒很容易爆發,病毒的自然宿主有很多不同物種,現在已「跳躍」到人類身上變成有效率人傳人,除了要趕快找到原始宿主之外,更要趕快做好防疫,目前也沒有藥物治療。

為什麼疫情爆發這麼快速?施信如說,除了病毒變異快,中國當地人多、擁擠,加上每個人免疫力不同,病毒很快散布並突變來適應人類,會更容易感染。她認為,武漢肺炎病毒看起來應屬於生物危害性第三級病毒,跟當年的SARS同等級。

中央研究院基因體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謝世良認為,中國疫情一定很嚴重,不然不可能這麼短時間內就有這麼多人被感染,還跑到其他國家。

中國公布200多例 只是冰山一角

日前英國學者以流行病學計算方式來推測,中國的疫情絕對不只現在公布的200多例,一定遠遠超過這數字;謝世良也認為,目前公布的病歷絕對只是冰山一角。

謝世良說,之前中國公布病毒序列後,早就可以開始大規模做篩檢、開發檢測試劑等積極的公共衛生工作,但他們顯然沒做,不知道是沒經費還是沒有上級指示就不敢動;反觀台灣早已經超前布署,且已經取消去武漢的旅遊團,這是很好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