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導演0酬勞搶拍MV 音樂公司紅眼眶拒絕
列印


劉志頡說,他聽到盧欣民的新歌後,腦中立刻出現死去的胞弟抱著他,跟他說在天上過得很好。(翻攝MV畫面)

劉志頡說,他聽到盧欣民的新歌後,腦中立刻出現死去的胞弟抱著他,跟他說在天上過得很好。(翻攝MV畫面)

2019-01-13 23:40

〔記者王捷/台南報導〕「好有感覺」音樂公司去年收到影像工作室導演劉志頡訊息,希望有機會替公司新歌拍MV,即使0片酬、倒貼資金也沒關係。起初業者覺得怪,打算拒絕,但當劉志頡提出腳本,改編往生胞弟劉志軒的故事時,讓所有人鼻酸,最後公司仍拒絕導演0片酬的條件,表示願意出資贊助他拍攝,目前已經拍攝完成。他說,他不求法律有公道,只求大家能記得劉志軒。

4年前就讀南藝大的劉志軒,在凌晨4點多,騎了30多公里的路程,到市區參加路跑的志工,返途時疑疲勞駕駛往生。3年多來,劉家為劉志軒的保險問題,奔走不熟悉的法院,展開長達3年的訟戰,但到了2審遭駁回敗訴收場。

劉志軒死後,劉母不敢待家裡,因為看到任何東西,都會想起劉志軒,而劉志頡去年8月偶然聽到歌手盧欣民的新歌《我愛我不愛》,其中一句歌詞「離開為了愛 我愛我不愛 相聚為了愛」,讓他立刻有了胞弟擁抱他又離開的畫面,並告訴他「在天上過的很好」,所以決定無論如何,即使散盡家財也要替盧新民拍MV。

劉志頡與胞弟劉志軒相差12歲,劉志頡還記得,胞弟國小的時候,他已到台北念大學,母親只要放長假就會帶胞弟到台北來找他,有一次帶胞弟搭摩天輪時,胞弟跟他玩遊戲,小時候的劉志軒把手指遮起來,比出無名指,讓他猜是不是在比中指,讓他始終感覺,與胞弟的感情更像父子。

劉志頡說,他小時候希望有個弟弟,但在國中的時候胞弟才剛出世,不久他就上台北讀書,弟弟成長過程其實也很孤單,就像另一個小時候的他,好不容易在兄弟倆的價值觀更近的時候,胞弟卻走了。在胞弟18歲剛買機車那年,他送了一個機車鑰匙圈給胞弟當生日禮物,沒想到卻成為他收到的遺物。

劉志頡說,在聽到《我愛我不愛》後,他向音樂公司接洽,從去年9月開始拍,他沒有拿酬勞,甚至音樂公司還幫他出資協助拍攝,他不求法律會有公道,他只希望能將胞弟的生命幻化成影像,讓大家能記得胞弟,也讓父母能放下悲傷,讓胞弟好好離開。

(音樂公司授權附上MV)

  • 劉志軒國小的時候,跟劉志頡玩的遊戲,當時劉志頡還有拍下來當紀念。(劉志頡提供)

    劉志軒國小的時候,跟劉志頡玩的遊戲,當時劉志頡還有拍下來當紀念。(劉志頡提供)

  • 這個鑰匙圈是劉志頡送給胞弟劉志軒的18歲生日禮物,結果卻成為劉志頡收到的遺物。(劉志頡提供)

    這個鑰匙圈是劉志頡送給胞弟劉志軒的18歲生日禮物,結果卻成為劉志頡收到的遺物。(劉志頡提供)

  • 劉志頡為了紀念劉志軒,將他小時候跟他玩的手指遊戲刺在手臂上。(劉志頡提供)

    劉志頡為了紀念劉志軒,將他小時候跟他玩的手指遊戲刺在手臂上。(劉志頡提供)

  • 劉志軒(左)在19歲那年,騎車30多公里,參加路跑志工,返途時疑疲勞駕駛車禍身亡。(記者王捷翻攝臉書)(建議女生要打馬賽克)

    劉志軒(左)在19歲那年,騎車30多公里,參加路跑志工,返途時疑疲勞駕駛車禍身亡。(記者王捷翻攝臉書)(建議女生要打馬賽克)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