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跟蹤騷擾科技化 6成4透過社群軟體

現代婦女基金會范國勇執行長(中)、暨南大學社工系王珮玲教授(右)、及聚樂邦共同創辦人一起呼籲反跟騷。(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

現代婦女基金會范國勇執行長(中)、暨南大學社工系王珮玲教授(右)、及聚樂邦共同創辦人一起呼籲反跟騷。(現代婦女基金會提供)

2018/08/23 20:46

〔記者楊綿傑/台北報導〕「跟蹤騷擾」社會事件層出不窮,手法更推陳出新,以科技設備進行跟蹤者也屢見不鮮,根據現代婦女基金會調查,有6成的科技跟蹤騷擾是使用臉書、LINE等社群軟體進行,平均5位學生中就有1位有類似經歷,其中7成3是高中生;基金會也呼籲,政府除了應在反跟騷法中更積極限制,也把科技跟騷納入管制。

現代婦女基金會今公布針對學生族群進行的「科技跟蹤線上大調查」,在2172位16至24歲的學生當中,表示曾被科技跟蹤的有近7%,懷疑自己曾被科技跟蹤的則有12.2%,顯示每5位年輕學生就有1位遭到科技跟蹤,而其中高中生就佔了73.8%。

進一步分析被騷擾的方式,發現被害者有64.4%遭到臉書、LINE、IG等社群媒體騷擾跟蹤,其次是以手機通話騷擾佔33.7%,email跟騷佔22.1%排名第三。

而被害學生因應的方式主要是消極的冷處理,像是忽視對方或完全不回應佔了61.5%、認為過一陣子應該就沒事了佔59.6%、自己的言行更謹慎小心也佔59.6%;其他還有限制網路的個人公開資訊、在網路尋求資訊或資源,以及封鎖自己的網路或通訊連結等。

暨南大學社工系王珮玲教授分析,科技跟蹤有幾個特性,包括無法預料加害人何時出現、造成被害者的生活困擾、跟蹤騷擾同時發生在網路和現實生活當中、破壞被害人的網路社群和生活圈,但這些卻難以構成犯罪要件,有可能最多以社會秩序維護法開罰3000元。

王珮玲也說,雖然反跟騷法草案已經通過立院審查,但目前對於利用通訊或網路科技跟蹤騷擾,僅是單純消極禁止,對於已經公開或散佈出去的文字或影像,欠缺更積極的因應措施。而現代婦女基金會提出的草案版本,除於將科技跟蹤騷擾納入法案定義中,更呼籲政府應該在防制令款項中明定因應科技跟蹤的防制令款項,以及其他更積極的防範與查緝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