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朱宥勳:國文內容和學生生活是斷裂的
列印


反洗腦課綱蘋果樹論壇21日持續在教育部外舉行,邀請小說家朱宥勳主講國語文教育議題。(記者羅沛德攝)

反洗腦課綱蘋果樹論壇21日持續在教育部外舉行,邀請小說家朱宥勳主講國語文教育議題。(記者羅沛德攝)

2015-07-21 19:39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中學生反黑箱微調課綱行動有不同的面貌!《暗影》小說家朱宥勳今晚在蘋果樹公民論壇開講,他直指高中國文科的重重問題,國文本應是培養學生創造力的學科,但一直以來都被浪費,國文科內容和學生的生活是斷裂的,例如修辭學在生活中根本用不到,且最嚴重的是,國文課本教的世界是衣食無虞的世界,看不到同志文學、女性主義、階級問題等現實情況,使學生缺少了模擬和學習未來生活中可能會面對問題的機會。

朱宥勳也反問,國文課本教的作家,有那些在書店裡還找的到?他直批,課本選文少了背景脈絡的教導,更使學生所學習的內容,部份偏離了事實,他舉課本教「詩擅祭酒」余光中為例,但文學界並未完全認同,主要是課本未述說其背景脈絡。

朱宥勳表示,1945年國民政府來台,之前台灣是日文島,作家用日文寫作,但國民黨禁止用日文,這些文學家因此沒落,到了1970年代,從小學國語的人長大,但這群人無法想像遙遠的中國,想寫的是身邊的事,因此與官方反共作家如余光中等,爆發一場鄉土文學論戰,重要的是,在鄉土文學論戰之後,「台獨」兩字浮上檯面,鄉土派包括本土派作家如陳映真等,及提倡鄉土文學左派作家如葉石濤等,國文課本從來不講這些背景和脈絡,因此學生不了解為什麼余光中的詩和吳晟的詩非常不同。

朱宥勳再以楊逵「壓不扁的玫瑰」舉例,課本指玫瑰是台灣人,壓制的瓦礫是日本人,代表台灣人終會出頭天,但事實上,楊逵呼籲國共停戰、進行民主改革等,即未經審判被關13年,關鍵在「壓不扁的玫瑰」一文發表在1957年,當時他正在被關,因此誰是玫瑰?誰又是瓦礫?少掉了時空脈絡就會誤解楊逵的真意。

朱宥勳也表示,國文課本看不到女性主義、同志文學、階級問題等文學,「議題與情感」從課本消失,使學生不能透過文學作品進行學習和模擬,為什麼不能先對中學生的心理問題和生存狀態進行普查,了解中學生所遇到的問題,針對問題進行國文課本的選文,例如學校霸凌問題嚴重,霸凌的文學作品很多,但國文課本沒有一篇跟霸凌有關的文章,國文課本的世界是衣食無虞的世界,卻和學生的生活是兩個世界,他建議教育部及文化部應該挑出近十年最好的作品為課本的選文清單,且應有和學生所遇到的問題切身相關的文學作品。

彰化高中二年級學生蕭竹均回饋表示,學校向來沒有哲學課,但國文科要學孔孟不是哲學嗎?標準答案考法是教不出具有思辨能力的學生。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