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保篇/資訊公開透明 不誤踩地雷

2016/05/01 06:00

記者吳柏軒、林曉雲/專題報導

高教大限危機來襲,政府若只會砸錢,未必能解決問題。教育部長吳思華推出五年千億的高教藍圖,擬花大錢讓大學分類整併,其實只是新瓶裝舊酒,已經暫緩;新政府規劃五十億元平台輔導大學退場轉型,但仍未能清楚點明未來高教究竟該怎麼走。

私校轉型退場 考驗新政府

「學生銳減,私校根本逃不掉倒閉潮!」私立科大協進會理事長、龍華科大校長葛自祥認為,現在廿一萬人念大學,六萬讀公立、十五萬讀私立。若只剩下十一萬人,公立仍會是六萬人,私校只會剩五萬人。真要減招,公私立都應減招才公平。

不過,公校學費低,維持公校名額,別讓弱勢學生借貸讀私校,才符合教育公共化的理念。大葉大學校長武東星則建議,私人興學曾是政府重要政策,如今中央應統一編列青年教育津貼補助私校生。

教育部現行減招辦法,私校註冊率如連續兩年未滿七成、公校連兩年未滿八成,即須減招,去年有卅五校註冊率過低遭列管,但是教育部卻隱瞞校名,無法發揮示警及激勵效用。準政務委員林萬億接受本報專訪時承諾,新政府上台後,會公開資訊,讓學生不誤踩地雷。

大學退場有兩大關鍵,「校地校產」就是其中之一。一位校長坦承,只要許可校地部分回饋董事會,其實有不少私校等著退場。私校興學基金會董事長賴鼎銘也表示,私校清算後,除校地歸縣市政府,應可考量一定比例回歸董事會,剩下再入興學基金成「大水庫」。

其次則是不知「如何轉型」。目前教育部收到四十多校提出轉型計畫,但是大都只想做副業找錢,未思考關校、轉型。一位學者批評,民間公司倒閉,難道政府都要用公帑善後?辦學不符目標的學校就應讓其退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