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師︰教部「關門」擋學生 如柏林圍牆
列印


2015-07-05

〔記者林曉雲/台北報導〕中學生自發反黑箱微調課綱行動串連延燒,但教育部趕工加裝鐵門、設蛇籠「自保」。歷史教師、公民教師和教育團體昨聲援學生的紙飛機行動,並表達和學生站在一起、以「高喊自己課綱自己救」的學生們為榮,更質疑教育部「關門」隔絕學生、隔絕民意,就好像柏林圍牆一夕之間蓋起來,如同「蓋監獄般」關住自己。

這是傾聽學生和社會多元意見的表現嗎?

公民教師行動聯盟發起人、台東女中老師周威同表示,學生射紙飛機的舉動,比灑冥紙,丟雞蛋,文明得多,表現新世代有創意的抗議文化,飛機是國家機器的武力象徵,準公民們連投票權都沒有,只能用紙飛機自我解嘲,但紙飛機能夠傷害誰?紙飛機能夠穿越高牆,但穿越得了玻璃門內的鐵欄杆嗎?教育部用蛇籠和鐵門拒絕學生於教育部大門之外,玷污了教育的中立,讓政治黑手玩弄全民於股掌,這是傾聽學生和社會多元意見的表現嗎?

歷史教師深根聯盟成員、台中一中許全義老師表示,冷戰期間,美國總統甘迺迪以「我是柏林人」,類比兩千年前「我是羅馬人」的自豪,說明柏林圍牆之隔的意義:一邊是自由國度,一邊是恐懼人民用腳投票的極權國家;一邊以為其公民而自豪,另一邊卻令人引以為恥,面對教育部的鐵門,他呼籲市民們站出來,自豪地說出「我是台灣人」,告訴坐困在鐵門內的教育部官員,「你們害怕跟學生面對面,傾聽民意,跟東德共產政府一樣,不配當自由民主國度的公僕」。

歷史教師們也說,老師們以學生為榮,會跟學生站在一起,因為學生以行動見證了民主啟蒙的公民意識覺醒。相反的,老師們也以不聽民意,甚至不願面對民意,以拒馬鐵門隔絕民主生活方式的政府官員為恥,因為他們還停留在「大明王朝」,好官我自為之,罔顧民瘼的威權時代,柏林圍牆倒了,整個德國都是自由民主國度,值得驕傲,台灣人是自由國度的公民,教育部不要再羞辱大家的共同價值,隔絕民意的作法如同法西斯式威權國家的風格,反令人害怕。

人本︰教育部寧可裝鐵門也不願除黑箱

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副理事長謝國清表示,教育部太小看這群反黑箱課綱的孩子們,高中生願意站出來關心公共事務,教育部應該正面以待,但教育部好像是用對付暴徒的態度對付這些孩子,家長們會感到難過,「紙飛機、黑傘」對上「鐵門、蛇籠」,教育部立刻顯得「low掉了」。

人本基金會執行長馮喬蘭表示,教育部寧可裝鐵門,不願除黑箱,也讓社會大眾了解,馬政府是要徹底關上和學生、老師的溝通之門。

  • 反黑箱課綱的學生團體今在濟南路上號召進行「學生之亂街頭嘉年華」,教育部門口昨趕忙派人加設拒馬,避免學生闖入。(記者羅沛德攝)

    反黑箱課綱的學生團體今在濟南路上號召進行「學生之亂街頭嘉年華」,教育部門口昨趕忙派人加設拒馬,避免學生闖入。(記者羅沛德攝)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