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課綱國文古文比例72% 詩人批不健康
列印


2015-05-07

〔記者王文萱/台北報導〕課綱微調爭議持續延燒,十多名台灣作家、學者昨赴立法院,抗議新版課綱國文古文比例太高,將阻礙台灣文學發展,降低青年自我認同感。詩人鴻鴻痛批,新版國文課綱文言文比例調高,「是很不健康的行為」,應培養對這塊土地有用的科目,而非復辟老舊戒嚴思維。

不應復辟老舊戒嚴思維

教育部長昨日赴立法院進行「微調課綱專案報告」,輕描淡寫地說國文科「文言文比例按規則」、「中華文化基本教材列選修」;但外界質疑,新課綱條列中華文化選修課的開課學分等原則,等同暗示學校「必開」,也條列三、四十篇參考的文言文經典,讓出版社不敢「獨漏」,實際文言文比例將大增,飆破七成。

「尊重台灣文學專業,反對黑箱課綱微調!」這十多名台灣作家、學者除了齊聚立法院大門口抗議、高喊口號,強調教育部微調課綱後,新版的國文科古文比例太高,將嚴重阻礙台灣文學發展,建議教材應增加較高比例台灣文學與當代文學,以深化台灣教育。

鴻鴻批評,有其他學者與中國文化擁護者稱,台灣青年沒有認同、願景、志向與自信,他非常同意,但若要讓台灣青年對台灣有認同感,便是「在課綱中深化台灣文化」;新版國文課綱調高文言文比例「是很不健康的行為」,應該要培養對這塊土地有用的科目,而非任意復辟老舊的戒嚴思維。

台灣、當代文學比例應提高

作家朱宥勳指出,教育應該由近到遠、由淺入深,教材中應該也要有較高比例的台灣文學和當代文學,但新版國文課綱將古文調整到六十五%,甚至文化基本教材獨立成一科,合計恐高達七十二%,學生被迫從遙遠的古代文學讀起,導致學習效率差。

師範大學台灣語文學系副教授林巾力強調,教育必須讓學生在這片土地上,「對一切事情要有所認識」,並由台灣文學開始跨出國際、與世界接軌,透過教育體制,讓更多學生與下一代清楚認識台灣。

學會應用生活語言比較重要

捍衛台灣文史青年組合發起人藍士博指出,現在是台灣文學深化的時候,「重新走出學術象牙塔、重新走入社會」,教育部卻反而進行黑箱課綱微調,拋棄台灣文學。

藍士博強調,一個高中課本微調後,台灣文學的部分僅剩個位數,簡直「反客為主」,他認為台灣文學至少該超過六成,「讓這些人學會寫情書、辭職信等,把生活語言的運用學會比較重要。」

  • 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胡博硯(中)與文學界代表昨天在立法院大門口召開記者會,針對課綱微調除了調整歷史部分,連國文課綱也遭到微調一事提出看法,與會人士並將種子放入花盆中,象徵將深耕這個議題。(記者王敏為攝)

    時代力量立委參選人胡博硯(中)與文學界代表昨天在立法院大門口召開記者會,針對課綱微調除了調整歷史部分,連國文課綱也遭到微調一事提出看法,與會人士並將種子放入花盆中,象徵將深耕這個議題。(記者王敏為攝)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