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冷眼集/下莊的部署?

行政院長毛治國。(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行政院長毛治國。(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2015-01-12 06: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二○○八年政黨輪替前夕,當時的高鐵曾經提出財改方案,為民進黨政府的交通部以看守期間不做重大決定理由,交給了馬政府上台後決定,結果被新部長毛治國否決了。沒想到風水輪流轉,六年後的今天,毛治國自己毫不避嫌又提個啟人疑竇的財改案,卻栽在國民黨自家立委手裡。

稱毛治國不避嫌,原因在去年底國民黨輸到褲子沒得穿的窘境,這個政府實質上已經進入看守狀態,政壇有人戲稱是一九四九年以來史上最長的看守時期。看守者,一是毛內閣的陣容只有看守而無決策的能力;二是社會對這個政府信賴歸零,不同意未獲共識即乾綱獨斷;三是高鐵為交通重大建設,並涉及龐大利益,必須禁絕政客進行下莊前交易部署的一切可能。

就如毛治國初掌交通部時不同意高鐵所提出的財務改善計畫,想必不出幾樁考慮:不想圖利原始五大股東、當年的財改案有問題、高鐵財務無急迫性問題。畢竟高鐵最早是國民黨李登輝時代的計畫,民進黨使其付諸實現,國民黨重新接手,絕不致惡毒到故意要讓高鐵倒,或是想換「我的財團」來吃才對。

假設就單純是前述三項理由之一,則馬英九執政已逾六年多來,究竟對高鐵本身做了哪些實事?不圖利五大股東這則,多數公民不會有意見,重點是只要不違約就好。若舊財改不好,馬政府當時是促其提出好財改?還是故意擺爛?即使現在要提財改方案也有這麼多選項,大可開大門走大路交由各方討論,為什麼馬政府非要堅持僅一條路,減增資要交由「特定對象」,連國民黨內部都整合不了?

這麼多疑問,難怪市場上盛傳是有「黃雀在後」。如果真有黃雀,就是大家都懂的下莊前部署,政客下台後有花不完的金山,那還得了?那麼當然要否決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