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冷眼集/九月政爭繼續發酵中

2014/12/05 06:00

記者陳杉榮/特稿

馬英九為了強推黑箱服貿,鋪陳「馬習會」,去年九月透過濫權監聽國會取得非法資料,發動「九月政爭」,意圖翦除王金平在立法院的勢力,一舉掌控國會運作,從此整個台灣陷入受馬一人鞭笞的厄運。直到今年三月「太陽花學運」興起,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慘敗,台灣才稍微掃除一年多來的政治陰霾。

天理循環,果報必來,參與「九月政爭」毀憲亂政的四大要角,萬里追殺王金平的馬英九,行政干預國會自主的江宜樺,「我的特偵組」的黃世銘,雞毛當令箭的羅智強,當初何等的恣意狂放,如今的下場呢!施政不得人心,馬英九辭去國民黨主席職務,江宜樺則成為馬的墊背請辭行政院長,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則因洩密等官司纏身,也提出退休。至於「任性一下」的前總統府副秘書長羅智強,早已被擠出馬金團隊。

但「九月政爭」的政治效應,並未因此戛然而止。馬英九敗選,形式上辭去了國民黨主席的職務,「馬金團隊」仍牢牢掌握政權,從昨天台北市議員楊實秋的開砲,已經可以看出黨內挑戰馬金的聲浪必將從此前仆後繼。而當馬英九辭去黨主席,喪失國民黨的法定代理人身分,不能再親自和王金平為了黨籍存續官司對簿公堂之際,後馬時代的黨主席要不要繼續聽從馬金的指令,充當馬金的傀儡,後續的發展極為微妙。

新的國民黨主席要不要「承受」和王金平黨籍存續的訴訟,已非單純的一件訴訟案,而是攸關國民黨的未來;假如馬金仍要控制與王金平的官司,要求新的黨主席繼續打下去,那麼國民黨的分裂顯可預見,二○一六必將提前出局;假如新主席要擺脫馬金控制,撤回訴訟,自是另一番局面。

王金平要承擔的唯一風險是,假如新的國民黨主席和他和解,撤回訴訟,交換他違逆民意強行通過服貿,那麼,王金平也將遭到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