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彭臺臨︰奧運奪金 勢在必得

彭臺臨以樂觀口吻表示,要喚醒台灣選手的金牌夢。(記者廖振輝攝)

彭臺臨以樂觀口吻表示,要喚醒台灣選手的金牌夢。(記者廖振輝攝)

2008/02/25 06:00

記者藍祖蔚/專訪

前言︰

專業不是體育,運動不是專長,二○○二年自動請纓擔任體委會競技處長的彭臺臨,在各界懷疑聲中,帶著罹患膀胱癌的身軀及喚醒奧林匹克精神的信念,偕同全力以赴的運動選手共同在二○○四年雅典奧運上打破了台灣代表隊零金魔咒。

二○○八年二月,距離北京奧運只剩一百七十天的倒數時刻,彭臺臨再度接受體委會委託回任競技處處長,台灣選手能否在他的領導與激勵下繼續奪金呢?篤信「我就贏在不認輸」理念的彭臺臨直言任務艱鉅,但是他也引述英國詩人葉慈描寫種子心情的詩句,滿腹豪情地說:「如果不把綠意衝破冰雪,人類也許認為春天不再來了。」

喚醒金牌夢 凝聚必勝意志

記者問:二○○四年雅典奧運,台灣代表團奪下二金、二銀、一銅,突破我國參加奧運「零金魔咒」,許多人都肯定你扮演的幕後推手角色,回首往事,當時你做了什麼?你是怎麼做到的?

彭臺臨答:二○○二年釜山亞運,台灣雖然奪下十金,但是我目睹了失利運動員有如打敗仗的殘兵模樣,心中很不忍,選手運動生命有限,政府不能協助選手攀登巔峰,當然要檢討改進,於是我說服了長官花了兩百萬元請來奧運史上第一位獲得完美十分的體操選手柯曼尼西和她的先生,拿過兩面奧運金牌的巴特.康納來台,讓大家見識金牌選手的風采。巴特強調在奧運比賽時,他根本無暇去感受壓力,反而是充分享受了腎上腺素激發的那種快感;美國體操選手以前從來沒有打敗過日本,但是請來日本金牌教練,凝聚大家必勝意志,終於在一九八四年拿下奧運金牌。他的經歷與運動哲學帶給我極大的震撼與啟示,我們就開始針對台灣選手的優勢情況擬訂進軍雅典奧運的策略,也喊出了「中華民國第一金,絕對不缺席」的口號,凝聚意志,重點明確,終於順利打下了台灣的奧運雙金。

問:柯曼尼西夫婦主張的F.O.C.U.S.精神,就是你打造台灣代表團奧運精神的參考範本?

答:是的,F.O.C.U.S.的F指的是「找出天賦」,巴特夫婦從小都在體操運動上找到自尊和滿足,他們認為只要掌握住自己的天分就會成功,我們就從台灣選手最常在國際賽會上奪牌的獎項上,選出最可能的競技項目列做奪金重點;O則是「觀察成功典範」,我們因而擬定精英教練計畫,送教練去向金牌名師學藝,因為一旦教練素質提升了,視野與訓練成效也就不同了,跆拳送韓國、射箭找澳洲、棒球送古巴,最後的成果大家有目共睹;C是「挑戰自我」,因為運動的最高境界無非更高更快更遠,只有不停地超越,才能追求卓越;U則是「整合資源」,一旦努力有成,各界資源就會出現,就是天助自助;S本來是指「奮力求變」,但我擴大解釋為「奮力求勝」,我相信只要每天改變一點點,你就會不一樣,就能找出贏的方法。

問:你如何將F.O.C.U.S.的理論落實在雅典奧運選手身上?

答:過去台灣選手身上都承載著全民期待,壓力太大,臨陣就容易失常,與其只拚一金,不如激勵所有選手一起承擔,一起努力,只求全隊勝利,不問個人,於是我就對跆拳選手喊出四金都要的口號,是激勵,也是催眠,每個人心中都有金牌夢,只要叫醒選手心中的夢,激發大家的潛能,就是最根本的策略。

接下來,我認定比賽視同作戰,不能拿金就是作戰失敗,即使被人檢舉霸道,我依據「找出天賦」精神徵召善打國際賽的陳詩欣,而黃志雄願意禮讓朱木炎,轉戰第二量級的意志與豪情,更成為全隊士氣如虹的關鍵。

然後,我再請教練帶領選手一起觀看雪梨奧運影帶,研究體會金牌選手的誕生之路,最後的作戰策略則是在比賽前夕請教練放手,教練負責訓練,上場比賽的則是選手,訓練是根,比賽則是翅膀,選手最後一定要能自在飛翔,進入最佳狀態的節奏中,才能發揮實力。射箭選手袁叔琪、吳蕙如、陳麗如在女子團體銅牌戰決定在臉上塗鴉,就是她們自發性地紓壓和激勵行動,果然贏得我國射箭史上第一面奧運獎牌。

我更要求選手要向楷模取經,奧運金牌不希望對手弱,而是要自己更強,強悍對手不是你的敵人,而是你取經的楷模,學習他們的精緻與優雅,懂得欣賞對手,而非只想打敗對手,而且能夠大度讚美對手。運動不是為比賽而比賽,而是從比賽豐富生活,運動如此,人生亦是如此,總統大選不也應該如此嗎?

爭棒球晉級 再創奪牌奇蹟

問:在北京奧運倒數前一百七十天臨陣受命,你評估今年勝算如何?

答:坦白說,七金不可能,一金則有五五波的機率,所有的奪金目標,不到最後,絕不放棄。二○○四年雅典代表團有一種全體奮戰的氣,如今則稍顯低落,中國不邀我們去參加熱身賽,其實影響不大,不必找這種藉口為日後卸責,現在埋頭苦練才是重點,因此我首要的工作就是要叫醒大家的金牌夢。

問:那一項運動賽事是你的首要作戰策略?

答:先爭取棒球隊的晉級資格。棒球對台灣人的意義不凡,拿筷子的我們,手腕動作就是比老外犀利靈光,只要臨場把握機會,就能致勝。下個月舉行的八搶三資格賽中,目前評估台灣隊的實力在四、五名之間,但是運動最好玩的地方就在於把不可能的變成可能。過去,台灣隊迎戰南韓隊,大約是十打八輸,但是只打一場的賽會上,爭取那僅有的二贏機會,就是台灣隊的機會所在。二○○三年札幌亞錦賽上我們就創造了奇蹟,今年先拚晉級前四,就有致勝機會,事先不被看好的台灣隊一旦打進奧運,對大家激勵有多大?你可以想像北京奧運上十三億華人替台灣隊加油的那個盛況嗎?

問:很多人對跆拳期望殷切,你如何評估跆拳局勢?

答:我要告訴大家朱木炎回來了。拿過奧運金牌的人,有的人會陶醉往日榮光,失去奮戰目標,有的人則安於獎金逸樂,加上年歲日增,體力漸差,不願再戰,全力備戰的朱木炎則是奧運精神挑戰自我的實踐者,前幾天他告訴我奪牌信心有五成,但我認為不夠,我的責任就是灌輸大家「我就是要贏」的信念,只有一分勝算我會拚到十分,五成算勝,我就要拚到百分百,運動是一種靈魂志業,激勵我們向更美好的境界努力。

問:很多人擔心北京奧運時,中國會有各種打壓動作,體委會有什麼因應措施,如何要求運動員要建設心防?

中國若打壓 不會忍氣吞聲

答:首先,我主張要以坦率面對奸詐,因為有顧慮就不能專注,就不能舒展自己的節奏;其次,不要先急著替失敗找藉口,只要準備充分,實力夠強,一上場就能KO(擊倒)對方,遠遠超越對手,你何必在意別人耍什麼小動作?我相信凡事全力以赴,就算落敗,也必能贏得世人尊重;第三,則是要能懂得去欣賞對手,讚賞對手,以坦率直接的運動員精神去追逐夢想,一旦真要遇到對手耍詐耍賤,我們更可以理直氣壯地大聲喊給世人聽:這樣不對。中共如果真心信奉奧運精神,我相信他們也會懂得尊重台灣,尊敬台灣選手。

問:你曾說過北京奧運若能奪得一金,倫敦奧運就能拚三金,但是體育人才需要長期培養,你在全民運動處時主張「只要有身體,你就是運動員」,你的信念如何落實在台灣體育環境中呢?

答:簡單一句話就是創造體育文化。體育的目標不在比賽,而是超越極限,追求巔峰,享受運動的樂趣。政府應該舉辦台灣體育獎,國人只要能夠騎車環台、橫渡日月潭,攀越玉山,人人都能獲獎,單車環台至少要日行二十公里,要橫渡日月潭至少要游一千公尺,爬玉山就要日行萬里,那就是全民運動的實踐。奧運精神不是只計較如何在競技場上爭勝,更是在生活上超越自己,創造個人的健康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