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費案/馬英九告濫權 侯寬仁批阻檢上訴
列印


2008-01-04

〔記者林慶川/台北報導〕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昨天委由律師控告特偵組檢察官侯寬仁製作不實筆錄;另針對競選對手謝長廷在高雄市長任內的幕僚陳雨鑫涉詐領特別費獲不起訴,馬與律師陳長文則指控檢方「縱放」,一併聯名告發沈明倫、侯寬仁及周士榆三名承辦檢察官涉嫌「濫權不起訴」。

馬控檢 筆錄不實偽造文書

台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林錦村昨天表示,檢方已受理此案,最快今天上午會分案,由檢察官著手偵辦。

馬英九昨天在馬祖為立法委員候選人曹爾忠輔選,對於提告一事沒有多做回應,受馬委任為告訴代理人的律師陳長文則發表聲明,表示提出告訴或告發的理由很簡單,即是「有過當懲」、「有罪當罰」。

對於控告侯寬仁,馬英九認為,侯在偵辦期間,以證人身分傳訊台北市政府出納吳麗洳時,採誘導式訊問,也有「自問自答」之嫌,訊後涉嫌製作不實筆錄,涉及刑法第二一三條「公文書不實登載罪」。

另在謝長廷特別費案中,涉以不實發票核銷費用的前高雄市政府台北辦公室主任陳雨鑫獲不起訴,馬營認為檢方涉及刑法第一二五條「公務員濫權不追訴罪」,提出告發。

陳長文指出,在整個特別費偵查過程中,侯寬仁等少數檢察官的獨斷及不法專擅,幾乎斷送了整個檢察機關的公信力;聲明指出,部分檢察官透過選擇性辦案方式,以不追訴縱放嫌犯,最為可惡。

侯斥馬過分 將司法當戰場

〔記者楊國文/台北報導〕最高檢特偵組檢察官侯寬仁昨獲悉馬英九控告他,表示「太過分了」,他反擊說,馬二審已獲無罪判決,根本是得寸進尺,是一項政治動作,意圖藉控告舉動阻止高檢署上訴三審;特偵組檢察官沈明倫則以「白色恐怖」形容馬英九以政界、法界影響力控告他們,並引述論語一書的「汝安則為之」說明心境。

侯寬仁認為,馬英九的控告舉動毫無道理可言,吳麗洳的筆錄只是未逐字、逐句記錄,並未扭曲原意,那有偽造文書情事。侯寬仁要求,北檢受理他被控案未來開庭時,馬應親自出庭,不要找理由躲起來,吳麗洳也應到庭,三人當庭對質,真相會越辯越明,他要為自身清白辯護。

侯寬仁說,馬英九的大動作,讓他很感慨:這是檢察官的宿命,但「有必要如此趕盡殺絕嗎?」為了要選總統,「將司法當成戰場」,虧馬還一直聲稱要維護司法公正。

侯寬仁質疑馬提告有三目的,包括塑造被迫害假象,阻止檢方不要上訴三審,最重要是不讓他、沈明倫、周士榆偵辦馬其他被指控的多件弊案,讓他非常寒心。

沈明倫質疑 有如白色恐怖

曾任前高檢署查黑中心主任、自稱已是「老芋仔」的沈明倫,指責馬英九當過法務部長,也是國民黨總統參選人,有這麼大影響力,竟將侯寬仁打成這樣,讓他怎麼做人,連他這位近六十歲、「體弱多病」的人也不放過,他感到很遺憾,「沒意思嘛」。

沈明倫表示,辦案絕無偏頗,也很低調,一直秉持「依法律、憑證據、本良心」原則,也希望「司法不要影響政治(或選舉),政治也不要來干預司法」。

他以德國著名法學家耶林著名文章「Fight for the law」(意即:為法律而戰鬥、為權利而抗爭)為例,強調他的心境,並建議侯寬仁,如果委曲不能求全,有必要為法律、自身清白奮戰,但避談是否控告馬做為反擊。

對於法界盛傳,馬控告目的是欲讓他和侯「出局」,「迴避」偵辦馬其他案件,沈明倫說,未達「迴避」的法定要件,沒有影響。另一被告的檢察官周士榆則未表示意見。

  • 馬英九特別費官司上週二審宣判無罪,他昨委由律師控告特偵組檢察官侯寬仁製作不實筆錄,挨告的侯寬仁則痛陳「太過分了」,認為是意圖藉此阻止高檢署上訴三審。(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br>

    馬英九特別費官司上週二審宣判無罪,他昨委由律師控告特偵組檢察官侯寬仁製作不實筆錄,挨告的侯寬仁則痛陳「太過分了」,認為是意圖藉此阻止高檢署上訴三審。(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 馬英九特別費官司上週二審宣判無罪,他昨委由律師控告特偵組檢察官侯寬仁製作不實筆錄,人在馬祖輔選的馬英九本人對提告一事未多做說明。(中央社)<br>

    馬英九特別費官司上週二審宣判無罪,他昨委由律師控告特偵組檢察官侯寬仁製作不實筆錄,人在馬祖輔選的馬英九本人對提告一事未多做說明。(中央社)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9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bit.ly/ltn_appstore

Android載點 https://bit.ly/ltn_googleplay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