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評論》別只看不起
列印


2019-06-21

記者鄒景雯/特稿

國民黨菁英階層不必否認,他們是看不起韓國瑜的。「韓流」的外溢效應儘管隨著高雄市政的治理美夢破滅而逐漸收束,但是滾動至今居然仍可以與各色菁英的支持度分庭抗禮,到底原因何在?諸位政治「上流美」就不能不深入探究:箇中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韓流」是蔡英文政府推動年金改革延宕長達兩年、過程中造成社會激烈對立、卻未能有力溝通有效說服所造成的,相信已經是主流看法,這點由不少總統參選人踴躍提出年改可微調檢討、或者主張把餅做大等訴求,企圖「分一杯羹」,吸引韓粉眷顧,即可見一斑。

退休軍公教確實是構成「韓流」的核心成分,殆無疑義,但是進一步冷靜分析,光以上一個肇因,並不足以解釋韓國瑜為什麼還有這麼大的續航力,可以與現任總統、台灣首富一決高下的所有理由。因為,時空環境已然改變。

例如,過去不少人將境外網軍乘數擴大年改民怨,視為是推動韓國瑜聲勢鵲起的重大助力,但是現在對岸的風向明顯有異,先是中國媒體發表評論文章質疑韓講出「over my dead body」這麼狠毒的咒語,是有多深的仇、多大的恨,接著中央電視台居然帶頭開始討論韓國瑜民調大幅下滑的原因,並且直接歸咎韓粉,這是去年不能想像的。

又如,九合一選舉時,韓國瑜儼然是救世主,於今半年下來,「草包」、「民粹」、「無腦」,各種鄙夷的用詞紛紛出籠;連國中模範生都受不了,當面要他不要感性壓過理性,要醒一醒。何況,最近一段時間,藍綠政治勢力根本是卯足了勁群起圍毆他,行政院架設鏡頭蓄意修理不打緊,連國民黨都傳出「抗韓聯盟」,這景況亦是前所未有。

那麼,韓國瑜憑什麼還能繼續站在擂台上?這麼特殊的政治現象,實在應該探究。其中,有一個關鍵因素國民黨不能迴避,那就是長期以來被菁英階層壟斷黨權,形成少數獨裁、就地分贓、宮廷性格的權貴體系,似乎正受到來自金字塔底層揭竿而起,要求黨內改造與多數民主的衝擊,已經蔚然成風?所謂的少數把持,這次初選遊戲規則的「神乎其技」,是一寫照,至於有史以來凡國民黨產可以撇開所有黨員,由黨中央左手賣右手所進行的金錢遊戲,能夠把所有支持者當作傻瓜嗎?究竟誰是高級、誰才低級?似乎不能再用直接反射來判定。

故而,這次草包所率領的庶民之征,瞄準國民黨既得利益而來,並不在於韓國瑜本身是不是庶民,在於庶民已把不滿投射於韓,若政治菁英不能自省,韓流可能凋零,但是韓流恐怕不死。

  • 這次草包所率領的庶民之征,瞄準國民黨既得利益而來,並不在於韓國瑜本身是不是庶民,在於庶民已把不滿投射於韓,若政治菁英不能自省,韓流可能凋零,但是韓流恐怕不死。(資料照)

    這次草包所率領的庶民之征,瞄準國民黨既得利益而來,並不在於韓國瑜本身是不是庶民,在於庶民已把不滿投射於韓,若政治菁英不能自省,韓流可能凋零,但是韓流恐怕不死。(資料照)

想看更多新聞嗎?現在用APP看新聞還可以抽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